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刘烁佳小可爱同学,如果地铁早开一秒钟,那你就是杀人犯

英语范 2018-03-07 12:59:53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英语范」

作者:雷斯林  来源:为你写一个故事(Astory4u)


昨天晚上,群里有人传了个视频把我看得气得够呛。


在北京,一个操着浓重外地模仿北京口音的男子,在地铁十号线上辱骂两名女子长达两分钟,而且在女孩子打电话准备报警的时候,一把抢过女孩的手机,不还回去。在视频的最后,他将女孩从即将开动的地铁上猛推下去,而这时,地铁门已经“滴滴滴”作响了。


1,真的很生气,因为全地铁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忙。




真的很生气。


在该男子抢夺女子手机,用“贱B”,“臭B”等不堪词汇辱骂两名女乘客时,周围其实有那么多围观者,其中不乏许多体格远比该男子健壮的男人,但别说有上来制止他的人,就连一个上来劝的都没有。


在我小时候,记得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会有四五十岁,可能没我们有文化,但非常热心肠的大妈,操着南京话上来说“别吵叻,多大事啊!”,但是这次北京十号线上,没有。


朋友上次在北京坐地铁的时候,也直播说有两个男人起了纠纷嚷嚷着要打架,结果硬是被一旁看着的北京大妈拉开了。大妈一上,其他人也都敢跟着上去劝,准备打架的人也就有了台阶下。


很多时候一些所谓“一元钱大打出手”,“十元钱闹出人命”的事情都不是真的因为那一点钱,而是因为面子上挂不过去,有人劝了,就能避免很多惨剧的发生。


更何况视频里这位男子,别人一报警就害怕的像只沾了水的小猫,你说稍微有个看起来和他势均力敌的群众过来劝劝,他敢和群众叫板?


我是不太相信的。


你别看以前那些大妈大爷不玩手机,不上互联网,不看“三观很正”的文章,每天转发养生哲学。真的碰到事情,敢站出来的还就是他们——但也并不多。


我之前举过两个例子。


一个是当年的小悦悦事件。


2011年10月13日,2岁的小悦悦(本名王悦)在佛山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相继被两车碾压,7分钟内,18名路人路过但都视而不见,漠然而去,最后一名拾荒阿姨陈贤妹上前施以援手。



一个是一位网友拍视频做的“社会实验”。


他在大街上绑架小孩,用毛巾捂住小孩的嘴,然后一把抱走。

然而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没有一个人上来阻止他,都只是驻足观望几秒钟,然后依然低头刷朋友圈。

我想他们发的一定是:“刚才看到一个小孩被绑架了,好可怕”吧。

如果这真的是一起绑架儿童案件,就又有一个孩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绑架,不知道他的未来会在何方。



“最热心的就是网友,最冷漠的就是现实群众”


“我们只有在绝对安全的时候,才绝对勇敢。”


说的真是一点没错。


顺带提一句,今天是三月五号雷锋日。真的也算一种讽刺吧。


2,真的很生气,因为打人者自己不是北京人,却学会了像北京人一样骂人“外地逼”


我是反对地域歧视的,尤其是大城市人对外地人那种“全方位无死角的挖苦,嘲讽”的歧视。类似上海某些论坛骂外地人“硬盘”,北京某些土著骂外地人“外地逼”,或者是我家乡一些南京脑残动不动就骂外地人“外码”。


仿佛只要自己是外地人就是原罪,对方可以什么道理都不讲,从人身权到话语权上全方位都碾压你——我相信每一个在北京,上海奋斗的外地人都深受其害,知道被这样贴标签歧视的痛处。


那么,这位出口成脏的刘烁佳同学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作为一个外地人,学会了刻意模仿北京人说话,学会了像某些没素质的北京人一样骂别人“外地逼”?


甚至在“理性解释”的微博里直接说


然后我想说没有规定什么地方的人就要用什么地方的口音说话,我也从没说我是北京人。



想装北京人就直说,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有些人受了欺负,想的是这种欺负和歧视不应该存在,致力于消除这种歧视。而有些人受了欺负,想的却是如果欺负别人的那个人是我该有多好啊,于是比之前的人还要变本加厉地欺负其他人,以为这样自己就姓赵了。


虽然我知道在一个信奉弱肉强食的地方,后者远比前者多,但又一次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后者,还是又生气又难过。


想把我另一篇文章里的一段话拿出来送给你:


你们怕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有飞机大炮。

而是因为你们想象着自己成为他们后,其他人吓得发抖的样子。


但是,

灰烬和尘埃又为什么要互相憎恨呢?



3,真的很生气,因为打人者至今都还觉得自己做得很对,非常正义


在事情后来的发酵中,地铁上骂骂咧咧欺负人的男子发了一条微博解释自己的行为,他是这样说的。



而在此之前,他还有一条微博评论。



其实这就和丽江打人事件里,觉得受害者3点还出去胡吃海喝,所以被打是活该的人是一个心态。可能在这位男子的心中,他是在替所有北京人教训这种死皮赖脸让人扫码的人,但在我理解里,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对两位陌生人破口大骂,更不能在别人打手机的时候抢走别人的手机不还。


因为这是犯法的。


我从来不会扫这些“地铁创业者”的码,我也很讨厌她们。


但永远记住,你讨厌的人也有人权。你只是个人,不是神仙,不是造物主,没有权利随意处置你讨厌的人。



一个事实是,当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自己道德感爆棚,都想伸张正义的时候,那这个世界一定一片混乱,每个人都试图将别人纳入自己的道德体系,不适合任何人生存。


另一个事实是,如果地铁开快一秒钟,那被你推下去的女孩就会被地铁门夹住,我被夹过,非常痛,很可能会受伤。


而如果夹住的时候,地铁门没有自动打开,拖着女孩继续往前开了。


那你就是杀人犯。

点击阅读原文

看看上一期,我们关注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