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雕塑建筑天才 | 建筑人生倒计时No.4:弗兰克 · 盖里

楼主:诚品eslite 时间:2018-10-25 16:04:04


弗兰克 · 盖里(Frank Gehry)是这样一位饱受争议的建筑师——在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同时,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始终围绕着他的作品展开。一种声音说:“这也叫建筑?他只会玩些揉纸游戏!设计成这样的歪歪扭扭,完全丧失了建筑美感!”;而另一种声音则把他高举为“天才”。


从西班牙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到迪士尼音乐厅,盖里将一个个构成主义的奇幻世界呈现在世人面前,他最拿手的能力便是在无序与不规则中找寻秩序感,并营造出近乎疯狂的构成主义建筑。当人们真正站在他的建筑面前,会相信这就是他随手拈来的纸面游戏,而这一切证明了一点——弗兰克 · 盖里只创造奇迹。




创造力的基因


1929年2月28日,弗兰克 · 盖里生于加拿大多伦多的一个犹太人家庭。因为受到祖母的鼓励,盖里从小创意十足,喜欢以木片模拟搭建小城镇。盖里的祖父经营着一家五金店,盖里常在那里度过周末,不停地画画并逐渐对波状钢皮、金属丝网等材料产生兴趣,也启发了他未来的建筑思维。“那就是创造力的基因。”盖里曾说,“但是我父亲认为这都是不切实际的,我不会完成任何事。”


盖里18岁时随家人迁居美国洛杉矶,取得了南加州大学建筑系学士学位后,进入哈佛大学研究进修。学生时代的盖里在传统建筑教育的熏陶之下成长,崇拜哈里斯(Harwell Hamilton Harris,50年代南加州建筑师)和辛德勒(Rudolf Schindler,20年代洛杉矶建筑师),也阅遍赖特(Frank Lloyd Wright,美国建筑之父)的作品,认同柯布西耶(Le Corbusier,法国建筑师)是“20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师”。踏出校园后的盖里专为建筑事务所画透视图,此时的他已经能够熟练地用学院训练下的技法创作绘画,也花费许多时间学习建筑表现法和透视图技法,仍然对都市设计及都市计划充满憧憬。


1962年,盖里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创办了自己的事务所,请结构技师绘制建筑图,而自己则满怀现代主义建筑的典雅与保守,更专心地钻研建筑本身。直到1972年,他着手设计了加州圣莫尼卡的私人住宅,正式启动了他的建筑生涯, 使他脱离了“纸上建筑师”的状态,跨入一个追求梦想与真实契合的境界。一个造型古怪,仅用金属围墙网,金属浪板和不加任何表面处理的三夹板改造而成的房屋成为了他建筑人生的另一个起点,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材料似乎合唱着:“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


▲ 圣莫妮卡住宅


70年代初期,盖里在与艺术家朋友们的相处中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创造天分,他从瓦楞纸板中得到了创作灵感,将之一层层胶合起来,用锯刀切割成桌子、椅子,档案柜、门、地板的形状,这种便宜而坚固的作品便是如今著名的 Easy Edge 系列家具,设计家具由此成为盖里的另一个专长。但在此之前,当第一批椅子投入市场后,公众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盖里回忆那时的自己说:“瑞奇和我在设计家具上运用了各种切割的手法,但事实证明我们失败了。可笑的是,这一次之后,我们还屡试屡败。”


▲ 1969-1973年间设计的家具系列作品“Easy Edge”中的一件



鱼形情结

小时候,祖母每周四都会买一条鲤鱼带回家,放在浴缸里,晚上我就和鱼玩。第二天等我睡醒以后发现,鱼不见了。到晚上,我们就有熏鱼吃了。


——弗兰克 · 盖里


童年时代的“恋鱼情节”让盖里的自由曲线得到更加充分的表达,这不仅作为视觉上的形式要素,也成为解释建筑形象合理性和解构主义建筑的一部分。


与早期直接模拟鱼身曲线不同,盖里在80年代更专注于模拟鱼的曲线形态,并通过小尺度的作品探索了其材料化的可能性。1984年,盖里首次将鱼形运用到产品设计中,通过有机玻璃与木材制作完成了一只鱼灯。设计鱼灯时所提炼的曲线形态不仅直接应用于后来的两个大尺度雕塑,甚至成为了明尼苏达州Walker艺术中心,日本神户的“鱼跃餐厅”,西班牙巴塞罗那奥运村中设计的巨型地标——54公尺长,约12层楼高的金属鱼雕刻等建筑或雕塑的形态基础。


如同他在20世纪时打造的锦鲤灯系列一样,2012年盖里回顾自己的锦鲤灯系列,又将它们重新打造成完全崭新的模样。


对鱼形的探索,不仅促进了盖里建筑形态的研究与设计的推动力,更是实现后期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必要准备。


▲ 日本神户的鱼跃餐厅


比起许多坚持现代主义建筑的建筑师,盖里更像一个艺术家,他所创作的怪异建筑形象中具有一种复杂而震撼的艺术效果和感染力,而这恰好契合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代脉动。他的名声走出了南加州,传到了美国各地,甚至日本、欧洲各国。向来与艺术界关系密切的他也接手了不少精彩的展场设计(洛杉矶当代艺术临时展场 Temporary Contemporary,1983),同时他也渴望设计一座美术馆,盖里常说:“看倌们,给我一个美术馆做做吧!”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这声呼求已经被命运之神听见了。


▲ 1989年巴塞罗那奥运村鱼标志



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

The Guggenheim Museum in Bilbao

1997年 西班牙 毕尔巴鄂


美术馆立于河岸旁,外型如一座大型雕塑作品,因毕尔包是钢铁工业城,外壳使用约33,000片钛金属片,在不同天气和光线下呈现色彩变化,是解构主义建筑代表作。由于电脑辅助3D 绘图程序的发展,盖瑞得以创造出更奇异的弯曲造型,成为新时代“解构主义”与“数位建筑”的鼻祖。自此,建筑与雕塑的分野也逐渐模糊。




博物馆带来的奇迹


20世纪90年代初,毕尔巴鄂是一座毫不起眼的欧洲工业小城,随着钢铁、造船业的衰退而没落。直到1991年,毕尔巴鄂市政府向古根海姆基金会提出建议,希望加入古根海姆的再发展计划,从而复兴城市活力。


最终,由古根海姆基金会创建,弗兰克 · 盖里设计的一座全新的古根海姆博物馆于1997年向公众开放。这是全世界数座古根海姆美术馆之一,也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壮观的解构主义建筑。


在博物馆开幕的三年时间内,吸引了超过400 万参观者与游客,三年内创造了4.5亿美元的经济效益,极大地提升了毕尔巴鄂市的文化品格并成为欧洲最负盛名的建筑圣地与艺术殿堂之一。《纽约时报》因此将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形容为 “一个奇迹”,将之称为“毕尔巴鄂效应(The Bilbao Effect)”。


▲ 西班牙毕尔巴鄂城市俯瞰



雕塑一般的建筑


盖里深受洛杉矶城市文化特质及当地激进艺术家的影响,他的建筑经常探讨铁丝网、波形板、加工粗糙的金属板等廉价材料的实际运用,并采取拼贴、混杂、并置、错位、模糊边界、去中心化、非等级化、无向度性等各种手段,来挑战人们对既定的建筑价值观和被捆缚的想像力。


博物馆选址旧城区边缘、内维隆河南岸的艺术区域,外部由曲面块体组合而成,外表用闪闪发光的钛金属饰面,延续了盖里多角平面、倾斜的建筑建构和倒转拼贴的视觉效果,或扭曲或流畅的鱼形曲线也出现在其中。



这种超出常规的做法一方面与当地长久以来的造船业传统遥相呼应,另一方面使整个建筑超离任何习惯的建筑经验之外,诠释了盖里的解构主义风格——通过令人费解的体量,美观而不甚和谐的细节,展示了“形式不必总是表达出功能”的哲学理念。



在博物馆邻水的北侧,盖里以较长的横向波动的三层展厅来呼应河水的水平流动。由于北向逆光的原因,建筑的主立面将终日将处于阴影之中,盖里于是将建筑表皮处理成向各个方向弯曲的双曲面,随着日光入射角的变化,各个表面都会产生不断变动的光影效果,避免了建筑北向的沉闷感。而南侧主入口处与19世纪的旧区建筑只有一街之隔,盖里故采取打碎建筑体量过渡尺度的方法与之协调。



入口处中庭的设计则被盖里称为是“将帽子扔向空中的一声欢呼”。他打破简单几何的秩序性,让曲面层叠起伏,奔涌向上,光影倾泻而下,使人目不暇给,而展厅内的设计简洁静素,为艺术品创造一个安逸的栖所。


 博物馆的室内设计


在解决高架桥与其下的博物馆建筑之间的冲突问题时,盖里让博物馆穿越高架路下部,并在桥的另一端设计了一座高塔,使建筑对高架桥形成抱揽涵纳的姿态,进而与城市融为一体。在盖里魔术般的指挥下,建筑如同音乐一般流动起来,奏出令人惊艳的鸣响。


▲ 穿越博物馆的城市高架



数字化建筑的创作


技术的发展支撑了盖里解构主义艺术形态的实现,使得他的奇思妙想得以最终落成。对于盖里而言,计算机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看到自己构想的建筑形态,以便进行下一步的调整和改造,为他连贯的创作思维过程提供了保障。


古根海姆博物馆是盖里借鉴了用于航空航天业的软件,促使团队借助一套为空气动力学使用的电脑软件(从法国军用飞机制造商达索公司引进,名为CATIA)捕捉出曲面形态,这些数字模型可以被分成几部分用来制作实体模型建构的纸模块,再逐步设计而成。


解构主义建筑作为一种“开放建筑”,设计方法与形式既没有定律也无章法,建筑师完全依据自己的设计思想和方法而行,强调了建筑的变化、推理与随机的统一状态。在此基础上看来,弗兰克 · 盖里的建筑意在重新建立新的体制,既不是无意义的破坏,也不是片面的重组。在看似漫不经心,毫无逻辑的表象之下,充满了挑衅,他不顾及功能而追求任意形式的视觉感受之外,强调的其实是差异性和极致的想象力。




更多弗兰克 · 盖里的建筑

魏斯曼博物馆

Weisman Art Museum

美国 华盛顿

1993年



“跳舞的房子”——

荷兰国民人寿保险公司

Nationale-Nederlanden Building

1992-1996年 捷克 布拉格



西雅图摇滚乐博物馆

Experience Music Project

美国 西雅图

2000年



沃特 · 迪斯尼音乐厅

Walt Disney Concert Hall

美国 纽约

1992-2003年



路易威登基金会

Fondation Louis Vuitton

法国 巴黎

2014年




【大步梯 换新倒计时】


即日起,伴随各位近一年时光的大步梯“建筑的故事”进入最后倒计时,而新展也即将在2017年11月与各位见面。“建筑的故事”大步梯将在最后的倒数中,静候各位旧雨新知。


于微信公众号连载的“建筑人生”系列也将为您呈现最后八位建筑师的不凡之路,敬请关注。



更多建筑人生

丹尼尔 ‧ 李博斯金 | 阿尔瓦罗 · 西扎 | 托马斯 · 西斯维克 | 皮埃尔 · 夏洛 | 路德维希 · 密斯 · 凡 · 德 · 罗 | 路易 · 康 | 东孝光 | 卡洛 · 斯卡帕 | 林璎 | 扎哈 · 哈迪德 | 伊东豐雄 | 诺曼 · 福斯特 | 伯纳德 · 屈米 | 约瑟夫 · 帕克斯顿 | 古斯塔夫 · 埃菲尔 | 拉基米尔 · 塔特林 | 勒 · 柯布西耶 | 格里特 · 托马斯 · 里特维尔德 | 弗兰克 · 劳埃德 · 赖特 | 黑川纪章 | 伦佐 · 皮亚诺 | 约恩 · 乌松 | 阿尔多·罗西 | 安藤忠雄 | 让 · 努维尔 | 贝聿铭 | 彼得 · 埃森曼 | 安东尼奥 · 高迪 | 奥斯卡 · 尼迈耶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