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淫乱导致家道败落

了凡易经学院 2018-05-20 16:01:46


我们家一个亲戚茧儿,本来应该叫她表姑,但是因为最近她家实在让亲戚朋友无法走动,已经断绝交往很多年了。
  
  这个表姑茧儿年轻的时候长相比较粗陋,属于傻呆憨粗类型的女子。但是表姑家的家庭条件很不错,三个兄弟仅她一个女儿,父母当她是宝贝一般养着。及到谈婚论嫁的年纪,表姑成了个穷嫌富不要的角色,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
  
  表姑家那条街东头有一家外地人,据说是河南逃荒来的。爹爹是个瞎子,娘是个长相很漂亮的踮脚,俩人生了个猴精一般的儿子,虽相貌有点尖嘴猴腮,但算是个精神利落的小伙子。他们家一直住着村东头的破房子,家庭条件数得着的差。儿子眼见着到搞对象的年龄了,没有一个姑娘肯嫁给他们家。
  
  这个儿子名字叫五子,他虽然比茧儿表姑小两岁,但是他也清楚自己若是能傍上表姑家这个大家庭,今后就不会在村子里受气。于是五子便运用种种手段把表姑骗到了手。老大不小的茧儿跟爹娘请示要跟五子结婚,被爹娘一口回绝,尤其是茧儿的父亲,怒不可遏地把三个兄弟叫来说:“你们仨给我看好了茧儿,但凡五子这小子来勾引她,你们就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他我偿命!我就是让茧儿垫了猪圈也不能嫁给那么不齐整的一家子人,丢不起人!”
  
  茧儿看父亲这样着急,有些事情又无法说出口,总不能说自己被五子沾了便宜,不好再找别人了。人看人总是看不住的,茧儿后来找了个机会,跟五子一起私奔了。
  
  私奔回来之后,茧儿的娘家见生米已成熟饭,没有办法,只好认下这门亲戚。虽也帮衬着他们过日子但是还是很穷。
  
  后来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了,茧儿,五子充分发挥聪明才干,做起了小生意。他们依靠倒腾蔬菜水果,渐渐手里积累了一定的资本。后来茧儿又开了一家很大的五金杂品批发,五子跟人合伙开一家铸造厂,专门给外贸局铸造一些出口工艺品。他们家的经济条件像坐上火箭一样开始好起来!五子虽然猴相,但是头发擦的锃亮,穿上梦特娇,提上公文包走到任何地方也有了老板的派头儿,茧儿的五金批发门市纵揽东半部,所有县城东半部村庄卖五金的都很认可茧儿的门市,所以她这里也是日进斗金。记得茧儿最阔的时候,每只手五个手指头上都戴着一个金灿灿的大戒指。我母亲看到曾警告她:“茧儿,别让歹徒把你的手给剁下去!”
  
  只是渐渐富起来的两口子不注重德行的修养,口袋里有了钱真就是穷人乍福找不到方向了。两个人开始打架,搞外遇。他们结婚很多年一直没有孩子,后来收养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子。五子经常借口茧儿不生育,跟别的女人搞到一起,而且还不止一个女人。后来五子居然跟家里的保姆搞到一起,被茧儿捉住后,花一万块钱遣送了保姆。总之他们家这样的事情很多,甚至后来,五子还被公安局派出所到处捉拿,原因是他涉嫌到嫖宿一个乱七八糟的女人。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火爆的日子很快衰了。渐渐地他们家开始到处借债,大家开始以为他们家家底儿那么厚,都很乐意借给他们。结果借出去之后再也收不回来。甚至茧儿也曾经借过我们家两万块钱,许给一分钱的利息,后来一分钱都没有拿到。慢慢地大家就都晓得他们家破产了,很多人就向他们家讨债。我和母亲也去过几次,一次次发现茧儿手指头上的金戒指逐渐少下去,三个月之后再见到她居然手上啥都没有了。再后来,母亲不死心,仍旧去过几次,发现茧儿全家已经离开了原先的房子,那些成片的大房子及厂房,门店都被银行收回去了。他们家租了一间破旧的厂房,在那里苟且度日。再后来,有别的亲戚告诉我们,茧儿收留了一帮年老色衰的“小姐”在他们租住的房子里从事色情生意。母亲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好不容易找到那几间破旧的老厂房,希望能收回哪怕一二百块钱的现金。结果眼前的景象真让人吃了一惊,茧儿家破旧的房间里简单地摆放着很旧的家具和木板大床,床上铺了汗渍侵染成黑黄色的竹凉席,有的凉席还破的露出了线头儿。因为不是做生意的点儿,几个年老色衰的女人穿着裸露性感的睡衣在屋子里像幽灵一样游荡,有的默默地吃东西,有的玩手机,有的看电视。
  
  五子俨然一副大爷的样子,落不下架子来,二郎腿架着,看到我们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过身去不再搭理我们。茧儿迎出来,那感觉真的很像旧社会妓院的鸨母。茧儿黑瘦的身子上挂着一件劣质的睡袍,睡袍上都是大幅的蕾丝花边,艳丽而庸俗……。他们家的一双儿女,那时候已经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了,不管男孩子女孩子,没有人愿意跟他们家结亲。那是最后一次陪着母亲去讨债,依然什么都没讨来。
  
  一晃又是七八年过去了,据说他们一家人回了河南。虽然那边穷的啥都没有,至少没有讨债的去打搅,两个孩子三十好几岁了依然没有婚嫁。历史好像换了一个角度又回去重演了一次。其实这两个人算是有福气的人,不过就是因为五子的淫乱,发达之后不能把握住人生方向,没有心思继续过日子,无法守住庞大的家业,乃至那么快就败家了!古人说的那句话又让他们给验证了一次:“天道祸淫最速!”。你知道祖上留给你的德行才有多么厚?能否禁得住儿孙们这样瞎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