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环球智库·行走 | “隐形的”丝绸之路让世界互通有无

楼主:环球 时间:2018-09-11 15:02:19

导读:“以前没有一个西班牙人会在网上买婚纱,但如今越来越多的西班牙女士在速卖通上买婚纱。”


摩尔多瓦人最喜欢跨境网购中国手机,不丹人则喜欢网购中国制造的服装和配饰,而中国消费者则最爱俄罗斯的糖果和泰国的乳胶枕、乳胶床垫……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反映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地区的消费偏好。


西班牙随处可见的速卖通广告


阿里巴巴跨境电子商务大数据显示,东欧、西亚、东盟国家与中国跨境电商连接最为紧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中国向俄罗斯跨境电商出口最多,而从泰国进口最多。


俄罗斯、以色列、西班牙、泰国……海淘正在成为一种风靡全球的新时尚。在覆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全球速卖通上,日均有超过2000万访客。


以跨境电商为支点的网上丝绸之路,改变了一些沿线国家和地区用户的消费习惯。速卖通的西班牙籍员工裴友告诉记者,“以前没有一个西班牙人会在网上买婚纱,如今越来越多的西班牙女士在速卖通上买婚纱。”


“网上丝绸之路将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先导力量。”阿里研究院跨境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欧阳澄对《环球》杂志记者表示,网上丝绸之路克服了实体建设中的诸多障碍,通过移动端将国内外的商家与消费者联系到一起,不仅可以推动贸易融通,更能加深人文交往。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国际关系研究室主任、“一带一路”重点课题主持人赵磊认为,“一带一路”需要线上线下共建,网上丝绸之路的建设,未来将对“一带一路”发展,提供巨大的助力。


相较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国在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较为领先,网上贸易的发展,可以促进那些国家在物流、仓储、金融等方面的升级,为其发展数字经济奠定基础。


中小品牌的逆袭


与互联网那端的西班牙买家不同,这边的中国卖家陶弘璟和沈慧红早在2015年就领了结婚证,但为创业奔波的他们却始终没有抽出时间举办婚礼。


西班牙买家展示购买的中国民族服饰


从2015年开始,陶弘璟、沈慧红、张伟、王赛四个90后,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将自创品牌Simplee拉上全球速卖通类目TOP的位置。


杭州乔司,素有服装界“宇宙工厂”之称,每天有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国的订单往来。


创业让陶弘璟彻底摸清了这个“宇宙工厂”,“最初的一个月就跑了不下70家工厂才找到两家合适的供应商。小品牌订单量有限,规模又小,与工厂的议价能力非常弱。”


2015年Simplee第一次参加“双十一”国际购物节,订单量猛增20倍,这让本来就吃紧的Simplee供应链更加捉襟见肘。陶弘璟告诉记者,“冬天工厂都喜欢接利润更高的棉服单,而Simplee则以轻薄款的度假风为主,工厂不愿意做,为了按时发货当时我们一起在工厂加班加点了三四十天。”


实际上,供应链从来都是中小品牌服装公司的最大困扰之一。不过随着品牌的成长,Simplee目前已经拥有了8家专属合作工厂和40多家供应商为其优先供货。


跟随跨境电商出海,B2C模式下,Simplee开始拥有越来越多的海外粉丝,并将一些C端客户孵化成了“小B”。其中一个芬兰女孩让陶弘璟印象深刻,“Daisy经常买我们的衣服,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开一家服装店,但害羞的Daisy一直都没有迈出创业的第一步。”或许是因为怀揣同样的创业梦想,陶弘璟跟她交流了许多,2016年初Daisy的服装店终于在芬兰赫尔辛基开张营业。


培育海外客户的同时,Simplee迎来爆发式增长,产品覆盖220个国家和地区,全球忠实粉丝120多万,年销售额增长率超过600%。


成长的神话不只发生在Simplee身上,智能影像硬件品牌小蚁(YI)、五金工具品牌DEKO、礼服品牌OUCUI……一批国内中小品牌在海外迅速崛起。跨境电商串联起来的网上丝绸之路让中小微企业正式登上全球化的舞台。


“互联网的普及和运用,降低了贸易的门槛,让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和个人参与全球买卖,这实际上是一种普惠贸易的概念。”APEC电子商务工商联盟专家、对外经贸大学教授王健对《环球》杂志记者表示,当前普惠贸易全球化的时代已经来临。


碎片化的贸易,使跨国公司的大规模套利越来越少,给中小微企业带来更多机会。而中小微企业和消费者的全球化,正在成为新时期全球化的主要驱动力量。


为传统外贸打开一扇窗


与中小品牌借网出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传统外贸的压力增大。2016年,作为传统强项的加工贸易进出口下降4.9%。


以色列买家 Shiran Sade 展示自己购买的 Simplee 服装


广州市立伟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嘉伟属于最先感受到料峭春寒的群体。成立了14年的立伟电子,曾经也是个传统OEM企业,与三星、中兴、酷派等众多国内外大品牌都有业务往来,提供手机电池、蓝牙芯片、适配器等3C产品代加工。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立伟电子订单量腰斩,为了生存企业开始大量裁员,员工从700多人减到200人。


跨境电商兴起之前,国际业务的信息交流还多依靠展会等形式。为了尽快消化库存,杨嘉伟自掏腰包四处参展。“印度、巴西、美国……那段时间真是不停地辗转于各大展会之间,但实际上展会的规模和效果也已经大不如从前,而且成本很高,参加一次海外的展会平均成本都要20万元人民币。”


出口萎缩,订单的碎片化,拖垮了这些曾经红极一时的“代工”企业,转型迫在眉睫。2012年,立伟电子开始集中精力打造自创耳机品牌Bluedio,逐渐降低OEM业务占比,并且开始经营线上业务,在天猫和全球速卖通等平台开设店铺。


如果说互联网的发展为传统OEM企业关上了一扇门,但其实同时也打开了一扇窗。凭借立伟电子十几年的代工和外贸经验,Bluedio品牌触网之后迅速在海外打开了市场,2014年在包括速卖通和亚马逊在内的平台都迎来了爆发式的业务增长,2016年“双十一”Bluedio更是与小米、魅族、联想等齐名,跻身最受外国人喜爱的五大国产品牌之一。


作为传统的OEM代工企业,立伟电子的跨境电商突围之路只是沧海一粟。中国制造借助网上丝绸之路实现品牌转型升级是大势所趋。


“在传统的外贸模式中,商品档次和定价都掌握在中间商手里。”全球速卖通总经理沈涤凡告诉记者,过去的中国制造没有能力决定自己的质量和价格,60%的中国制造是来料加工,原材料和人力成本一旦失去优势就陷入困境。中国制造只有从OEM、ODM方式转型升级、打造自有品牌,才能夺回国际市场的话语权。


行业人士透露,传统外贸模式下,企业以OEM、ODM等模式出口,利润率一般只有2%~3%,而如果通过自有品牌模式在跨境平台上销售,利润率一般能够达到20%~25%左右,因此越来越多的外贸企业正在尝试跨境B2C这一模式,对接海外消费者实现转型升级。


重写贸易规则


网上丝绸之路不仅打破国界的限制,为中小企业和传统外贸行业提供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同时也丰富了“一带一路”的内涵,将“一带一路”由传统的海上和陆地两个维度,延伸到了海陆空网络、配送网络、清关以及国际支付等维度。



“但现行的这些国际贸易惯例和规则,包括通关、质检、税收、结算、物流等,90%以上都是为了传统贸易量身定做的。”对此,沈涤凡也有着自己的苦恼。


实际上,跨境电商在全球发展已经20多年,对跨境电子商务国际规则的讨论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已经开始。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电子商务研究所研究员张莉表示,由于各国跨境电商的发展重点、利益诉求不同,目前跨境电商还没有形成统一的国际规则。


比如,美欧等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电子商务国际规则方面,诉求重点是不一样的。美欧发达国家服务贸易占GDP的70%左右,发展中国家平均为35%左右,所以发达国家的诉求会主要偏重于服务方面,发展中国家则会在货物方面。


张莉认为,中国要引领跨境电子商务国际规则的制定,先要弥补国内法律规制上的欠缺。


目前,中国在跨境电子商务领域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出台,经济贸易领域的法律法规中也缺乏与电子商务相关的条款,现行的法律无法规制可能出现的交易纠纷、假冒伪劣、不正当竞争等诸多问题。


在通关方面,跨境电子商务的许多交易是小额交易,但是中国对于小额交易通关还没有相关的监管规定,网上交易普遍缺乏合同文本、购物凭证或服务单据,易引发纠纷。


此外,跨境电子商务所衍生的如通关、商检、退税、结汇、消费者权益、交易纠纷、知识产权和个人信息保护等方面的新问题,都需要法律法规予以保障。中国跨境电子商务的信用体系、税收体系、监管体系、支付体系等都有待建立与完善。


来源: 2017年5月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9期


监制 | 郑启航    责任编辑 | 林睎瑶    记者 | 张海鑫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