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员工不肯被安排不合法工作,公司开除违法

楼主:HR730 时间:2018-10-10 01:54:17



核心提示:公司安排员工用小型普通客车运送货物,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员工拒绝服从公司安排具有一定的正当理由,公司以此为据给予员工记过处分,缺乏事实依据。



 

二审判决书全文


审理法院: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6)苏05民终6031号

裁判日期:2016-10-19


上诉人(原审原告):巨福精密电子科技(苏州)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甪直镇。

法定代表人:徐咏杰,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邬国珍,江苏狮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春红,江苏狮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梅志华。

上诉人巨福精密电子科技(苏州)有限公司(简称巨福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梅志华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法院(2015)吴甪民初字第4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巨福公司上诉请求:上诉人系依法解除与被上诉人的劳动关系,无需支付赔偿经。被上诉人于2015年9月1日、9月6日、9月7日消极怠工,不服从工作安排,被记大过3次,上诉人根据公司规定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不存在违法解除,无需支付赔偿金。

梅志华辩称,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巨福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巨福公司不支付梅志华赔偿金、加班工资、罚款、纸费、高温费、安全奖、9月份工资共计人民币77804元。

法院认定事实

梅志华于2006年4月入职巨福公司从事驾驶员工作,双方签订有书面劳动合同。2012年6月14日,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5年9月7日,巨福公司向梅志华送达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其内容载明:2015年9月1日、9月6日、9月7日,公司三次安排梅志华出车任务,梅志华均消极怠工、不服从公司安排,根据公司奖惩规定行政类8.22条,解除与梅志华签订的劳动合同。


梅志华不服该处罚决定,向苏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巨福公司支付2014年5月、6月、7月、8月15日前的绩效奖金3500元;支付2013年至2015年高温费2200元;支付2014年5月至8月未足额支付的加班费491.57元;支付2015年加班费及2015年7月罚款60元;支付2014年5天年假工资;支付2015年1月至9月安全奖900元;补发2015年8月工资600元、9月1日至7日工资、补发9月1日至7日餐费30元;退回2006年4月至2015年9月期间的纸费226元;支付搬家及住宿费损失770元;支付赔偿金及代通知金;发放商业机密费。该委于2015年11月10日作出裁决,巨福公司支付梅志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人民币74442元,2015年3月、5月、7日的加班工资人民币278元,2015年7月及9月的罚款人民币660元、纸费24元,2015年的高温费人民币600元、安全奖人民币900元,2015年9月的工资人民币900元,以上合计人民币77804元,对其他申请请求不予支持。该裁决非终局裁决,巨福公司不服该裁决遂诉至一审法院。庭审中,巨福公司称已给付梅志华9月份工资,同时表示同意按照仲裁裁决结果支付梅志华加班工资、罚款、纸费、高温费、安全奖共计人民币2462元。但巨福公司坚称系合法解除劳动合同,故不同意支付赔偿金。


一审法院另查明,巨福公司制定的《奖惩规定》于2015年1月27日修订。该规定行政类奖惩规定第二节惩处条款第六条规定具如下违纪或过错之一者,予以记大过:6.2.未经台干同意,在厂区照相和摄影;第八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经查明属实或有具体事证者,记两大过并给予解除劳动合同:8.22.一年内,累计被记行政类大过2次的。人事类奖惩规定第二节处罚条款第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经查明属实或有具体事证者,记大过一次,再犯解除劳动合同:6.2.消极怠工。经质证,梅志华不予认可,称公司从未对其讲过什么奖惩规定,也未进行过培训,其从不知晓这些条款。


一审庭审中,双方一致确认巨福公司、梅志华之间的劳动合同于2015年9月7日解除;劳动合同解除前12个月,梅志华的月平均工资为人民币3918元。

一审审理中,关于三次处罚的依据以及解除劳动合同的依据,巨福公司确认适用时出现错误,三次处罚及解除劳动合同的依据应为人事类奖惩规定第二节处罚条款第六条6.2.消极怠工,之所以出现错误,系因《奖惩规定》太厚,随手翻到了,就误以为是行政类奖惩规定。

上述事实,由巨福公司提供的仲裁裁决书、奖惩规定、会议通知、解除劳动合同公告,询问笔录、当事人的陈述以及庭审笔录予以证实。

本案当事人的主要争议焦点在于巨福公司解除与梅志华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是否违法的问题。

巨福公司认为梅志华在其公司工作期间一年内累计被记行政大过2次,根据其公司制度规定,对梅志华作出解雇处罚并听取了工会意见,符合法律规定,不应支付赔偿金。而梅志华认为,其有权拒绝公司的违法要求,故解除与其之间的劳动合同违法,应当支付赔偿金。

用人单位举证

巨福公司为证明梅志华受到三次记大过处分,达到解除劳动合同条件的事实,提供如下证据:

1、2015年9月1日、9月6日和9月7日,巨福公司张贴于公告栏的惩处单公告3份,显示梅志华于2015年9月1日14:00左右,公司安排出车任务,梅志华消极怠工,不服从公司工作安排,造成公司需外叫车,费用约300元左右,故按公司奖惩规定:行政类6.2条(消极怠工)记大过一次处罚;9月6日和9月7日的惩处单与9月1日的惩处单除发生的时间不同外,其他内容一致。

2、巨福公司小型客车内部照片一组,显示车内有少量用纸箱包装好的五金配件。

劳动者质证

经质证,梅志华对上述证据均不予认可。


梅志华承认拒不出车,但解释称系公司要求其用小型普通客车运输大批量的五金配件,其咨询交警后予以拒绝,公司的处罚系违法。具体而言,公司是做五金配件的,之前经济形势好的时候,热处理和电镀都是用本厂的设备来完成。2014年开始,客户量少了,公司自己处理不划算,就开始外包。而当时公司的货车已经没有了,只剩下四辆小型普通客车,分别是一辆桑塔纳、一辆长安面包、两辆全讯客车。公司的领导就要求其驾驶小型普通客车运送配件,多的时候一吨半,少的时候几百公斤。


一开始,其和公司的关系不错,而且其作为一个打工者,在公司工作不得不听领导的话,那个时候运送配件都是帮着公司绕开交警。2014年6、7、8月份是公司比较忙的时候,公司欺骗其说会加工资,当时有书面协议的,后来没有兑现,双方为此闹得很不愉快。到了2015年,新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出台了,其向交警队反映,交警队回复用小型普通客车载货绝对违法。其考虑到驾驶证一共才12分,就开始有顾虑了。2015年6、7、8月又是公司的旺季,因为去年的加班费承诺没有兑现,所以其在完成本职工作后就不愿意加班了,公司因此对其有意见。8月28日,公司连宿舍都不让其住了,其向监察大队反映,才住了进去。9月1日,公司把其所有的东西都搬出来锁在门卫室。当天公司让其用面包车拉600公斤的五金配件去昆山千灯的电镀厂,其当即表态客车只能载人,不能载货,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公司当天就对其作出了处罚。9月6日的情况和9月1日的差不多,也是让其拉五、六百公斤的五金件。9月7日,公司又要求其用桑塔纳送已经电镀好的五金配件去嘉兴,其再次予以拒绝。当天公司又对其进行了处罚,并贴出公告,解除了劳动合同。

劳动者举证及公司质证

梅志华为证明其主张,向一审法院提供如下证据:巨福公司小型客车装卸货照片及相应的出货单、委外加工单照片各一组,显示巨福公司用小型普通客车大批量运载五金配件。


经质证,巨福公司以与本案无关联为由不予认可。但巨福公司承认公司确自2014年开始用小型普通客车运载五金配件,但公司对小型普通客车的厢体未作任何改建,所运输的配件不超出行李箱的范畴。

一审法院裁判观点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单方解除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合同,应当举证证明其解除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否则应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首先,从程序上来说,巨福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在处罚员工和解除劳动合同时,对所依据的规章制度理应尽到必要的审慎注意义务,而在本案中,巨福公司三次处罚及解除劳动合同所适用的奖惩规定均有错误,故巨福公司在解除与梅志华的劳动合同时,程序上存在严重瑕疵。


其次,从实体上来说,关于2015年9月1日、9月6日和9月7日的三次处罚,梅志华认可上述三天未服从公司出车安排,但其解释系公司要求其用客车运输五金配件,属于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行为,并就该主张作了较为详尽的陈述,同时还提供了出货单、委外加工单及客车装卸货物的照片加以证实,故梅志华就其主张所提供的证据已达到了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又鉴于巨福公司亦承认公司确实存在用客车运输货物的行为。由此可见,梅志华拒绝出车,有一定的正当理由。


综上,巨福公司以梅志华在一年内累计被记行政大过2次而解除与其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事实依据不足,程序不当,解除与梅志华之间的劳动合同应属违法,应当向梅志华支付赔偿金。双方一致确认解除劳动合同的时间为2015年9月7日,一审法院予以认定。双方还一致确认劳动合同解除前12个月,梅志华的平均工资为人民币3918元,故一审法院核定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为人民币74442元(3918×9.5×2)。关于加班工资人民币278元、罚款人民币660元、纸费人民币24元、高温费人民币600元、安全奖人民币900元,以上共计人民币2462元,巨福公司同意支付,一审法院予以准许。至于9月份的工资人民币900元,双方一致确认巨福公司已给付,故一审法院不再理涉。


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规定,判决:巨福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梅志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加班工资、罚款、纸费、高温费、安全奖合计人民币76904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巨福公司负担。

二审法院判决观点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二审认定事实与一审认定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工作安排应具有合法性及合理性。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客运机动车不得违反规定载货。巨福公司于2015年9月1日、6日、7日连续安排被上诉人驾驶小型普通客车运送货物,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被上诉人拒绝服从公司安排具有一定的正当理由,上诉人以此为据给予被上诉人记过处分,缺乏事实依据。而且,上诉人对被上诉人的三次处罚及解除劳动合同所适用的奖惩规定均有错误,程序上存在严重瑕疵。上诉人违法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应支付赔偿金。


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所作判决并无不当。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巨福精密电子科技(苏州)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施 伟

审判员 徐 辉

审判员 王小丰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九日

书记员 张 韵

注:本案系苏州中院2016年度劳动争议典型案例之一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