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诸暨老拆迁户们,如今生活怎么样?

文明诸暨 2018-06-12 15:58:54


经过近年来的几轮征迁,城东新城日益焕发出一种朝气蓬勃的气质。的确,新城建设日新月异,那些经历拆迁、征收的老拆迁户们,而今的生活又是怎样的状态呢?为此,诸暨日报专门采访了一些老拆迁户,了解他们的当下。


袁文华:不用靠儿子,生活有保障




2012年,城东新城大征迁,浣东街道王家湖村王二自然村村民袁文华成了“拆迁户”。一个面朝黄土的老农民,守着庄稼地几十年,终于盼来了生活的“福音”,好日子悄然而至。


袁文华有3个儿子,家里人丁兴旺。征迁前,他与儿子们四户人家总共十多口人挤在200平米不到的房子里,空间不够,很不方便。“拆迁后,我的3个儿子每户人家分到房屋300平方米,我和老伴分到75平方米,住住足够舒服了。”记者采访时,袁文华喜悦之情难以掩饰。他说,他们家被安置在幸福家园,其中两个儿子已经着手开始装修,元旦之后就可以乔迁入住。

除了房子,还有一笔拆迁款。前年,袁文华与妻子拿出12万元,一次性交清了失土农民养老保险。他告诉记者,以前日子过得紧巴,看到别人有钱交保险很羡慕,能拿出这么多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多亏有了拆迁款。如今每个月两夫妻可以领到3000多元,不用靠儿子,生活就有保障,生病养老都不用担心,晚年很安心。

袁文华的大儿子在十里牌有一家五金店,本来店里生意就不错,拿到拆迁款后,规模扩大了,加上诚信经营,生意很红火,生活也更富足了。

一杯茶、一包烟,衣食无愁,70岁的袁文华享受着晚年的安祥岁月。有子孙承欢膝下,有老伴携手相伴,又老有所养,老有所安,美哉!


蔡培良:二次征迁,农民变成城里人



56岁的蔡培良是老拆迁户了,经历过两次征迁。一次是父辈时,从石壁水库迁到了浣东街道王家湖村王一自然村,一次是2012年,他从农民变成了城里人。


蔡培良住在永丰花园,135平方米的屋子里,格局现代化,装修精良,摆设整齐,大阳台尤其显眼。这套房子是2012年他用拆迁款购置的。同时,他还买了一个停车库和一个储藏室。

环境清幽,绿树成荫,道路清洁,宜居宜人。在平时,蔡培良和妻子会去楼下小公园散散步,或到小区置放的体育健身器材处去锻炼锻炼身体。俨然,这与农村有稍许不同,不被土地所束缚的日子显得很闲适,蔡培良一家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

记者走进蔡培良家时,有位老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有人来很慈祥地向我们打招呼问好。蔡培良说:“母亲年老,喜欢安静,我和我兄弟就轮流赡养,把她接过来与我们同住。”儿子生活好了,老人也是跟着享福。

想起以前的日子,蔡培良很是感慨。“原先我是开拖拉机的,赚点辛苦钱,老婆在服装厂上班,但两夫妻起早贪黑赚的那点钱,一辈子也买不起现在的房子和车子,我是真正的拆迁受益者。”

现在不用辛苦为生活奔波,蔡培良选择当起了河道保洁员,为“五水共治”出一份力。他说,每天工资只有50元,一个月也就1500元,但他不是为了钱,最主要是让自己活得有价值、活得有意义。


郭小青:条件改善,不忘勤俭本色



记者在福田花园见到郭小青时,他正在阳台拾掇赤豆。刚一落座,他就向记者讲起了自己对“三改一拆”、“五水共治”、“工业强市”等当下热点的理解,同时也表示非常支持这次的“三改”专项行动。


“我是从小在王一村长大的,真的想不到我们村变成了这番模样,你看中医院那边就是我们村的地……”郭小青原本在村里开了个小卖部,地里种上点当季的蔬菜,小子日过得也挺充实。2011年,由于城东新城建设需要,郭小青家所在的浣东街道王家湖村王一自然村被列入征收范围。“工作组8月20日进来的,我9月1日就签了字”。

征迁后,郭小青用拆迁款在福田花园买了一套房子,两个女儿周末会带着外甥女们回来,坐在一起就是一大桌,在饭桌上逗逗才1岁大的小外甥女。放寒暑假时,大外甥女还会来小住一段时间。每每这时,一种幸福感就会不期而至。

郭小青说,现在,家里经济宽裕了,两个女儿都劝他去学车买车,但考虑到自己的年龄和养车成本,觉得还是电瓶车方便,实在不行就打车出门。他说,自己是农民进城,现在已经和老伴慢慢适应了闲下来的生活,平常在家看看报纸,锻炼锻炼身体,没事的时候就在小区附近散散步,上附近的荒地里拾掇拾掇自己种的蔬菜。生活条件变好了,但郭小青还是保持着一个农民质朴勤俭的本色。


袁忠文:热心村里事,生活更充实



“能有这样的生活,以前真的想都不敢想。”这是袁忠文见到记者时重复最多的一句话。袁忠文现在住在第二次拆迁后王三自然村的自建房里,为了停车更方便些,屋前地面刚硬化不久。袁忠文的两个女儿都已工作,他每天最主要的活动就是早晚的两次锻炼,到处转转。


袁忠文和老伴一直住在王三自然村,上世纪90年代,因为绍大线拓宽,袁忠文在路边的店铺被列入了征收范围,当时他做的是烟酒批发生意,只得将批发部搬到了自家楼下。2003年,绍大线再次拓宽,袁忠文家的一部分被列入征收范围。拆迁后,他在村里给他安置的宅基地上,盖起了落地面积100多平米的3层楼,住房条件大大改善。2011年,袁忠文家剩下的一部分老房子被征收,老两口拿出一部分拆迁款补缴了养老保险。现在两人每个月能领到3000多元的养老金。

“现在大女儿在绍兴教书,每隔半个月回来一次,小女儿单位离家里近,经常和女婿一起回来吃饭,我这里都快变成半个食堂了。”袁忠文调侃道。他说,自己当初培养两个女儿上大学,家里经济压力还是蛮大的,要不是征收,现在可能还在操劳。

如今,袁忠文老两口虽然彻底退休了,但是并没有闲下来。要是碰到村里需要人手,袁忠文也会积极参与其中。有空的时候帮忙参与附近菜场的管理,疏导一下交通,再搞搞卫生,他说,不在乎钱多钱少,哪怕是义务劳动他也会主动参加,“这些活动,让我的生活更加充实了”。


袁中弟:我是党员,带头拆迁不后悔



51岁的袁中弟是浣东街道王家湖村两委会的党员干部,当年拆迁工作人员一宣布开始签订征收协议,他就带头率先签约,给拆迁村民树立了榜样,也让自己早尝了拆迁的甜头。


“当年拆迁时,我的房子还是框架结构的新房,有4层,装修都是按照城里最新潮的样式设计的,在村里也算是数得上的好房子。但我是党员,一方面要发挥党员干部的带头作用,另一方面也为了城市的更好发展,我就毫不犹豫地签字了。”袁中弟告诉记者。他的决定得到了家人的鼎力支持,尤其是在广东参军服役的儿子,得知拆迁消息后,特意打电话回家嘱咐爸爸,要明事理,做好拆迁表率。

拆迁后刚开始的一段时间,袁中弟一家租住在福田花园。2012年,他在东曦苑购置了一套146平方米的房子,现在已经在装修了。他儿子则在望湖佳苑分到了一套150平方米的安置房,这个月就可以抽号选房。“一下子,家里有了两套房子。”袁中弟心里很美,正盘算着如何将房子装修得更时尚美观一些。

袁中弟是生意人,有生意头脑。他在城东开有一家商店,购房之余,他又把剩余的拆迁款投入事业用于再发展。“拆迁后,不仅手里头有钱,生活有保障,居住环境也变好了。”袁中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