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上得天堂,下得地狱(第九章)下

第一行者 2018-09-13 15:47:51

第九章(下)

世界没变,我变了

你所作出的一项决定,其实可以改变世界。

尽管大卫站在剧场的另一端,但是他几乎正对着舞台,而且距离足以令他看清楚讲话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的身高至少有 6 英尺 3 英寸,身材瘦削,穿着一件价格不菲的浅灰色双排扣西装,黑色的头发和西装对比鲜明,看上去大概四十多岁,硬朗而英俊一一有一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可他正在哭泣着。


大卫仔细地看了一会儿那个人,然后瞥了一眼附近大屏幕上的特写镜头,以确定自己所见非虚。没错,那个高个子男人说话的时候,泪水就顺着他的脸颊滚落“那不过是6年前。我们山穷水尽,万念俱灰。我那年仅 9 岁的女儿躺在医院里,情况紧急,我每天仍要工作 20 个小时,但还是入不敷出。保险也没有了,我似乎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一天晚上,我开着我那辆破旧的汽车下班回家,一直忍不住要看我放在旁边座位上的那张女儿的照片。那是她上三年级时拍的。我开始在心里盘算怎样才能让我的家人领取到我们仅存的那 份保险一一我的意外伤害险。"


大卫听着听着,渐渐屏住了呼吸,仿佛被钉在了原地,这个人的故事简直跟他的经历如出一辙。


"她们用那些钱来支付账单之后,可以开始全新的生活,"说到这里,他的嘴角颤抖着向下一撇,声音沙哑了, "我想也许有一天我的妻子能重新找一个丈夫一一我的孩子能有一个新爸爸,一个不会让他们失望的人。我想也许这样,我才能让我的家人过上应有的好日子。"


"我把车停到路边,自己坐在那里静静地想。我把孩子的照片拿在手中。我可以想象出她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我闭上眼睛,可以听见呼吸机将空气压人她肺部的声音。突然,我感到羞 愧难当!"


"我羞愧是因为我居然想要离开她,居然想到临阵脱逃。是的,我感到羞愧。但是同时我感到自己再次坚强了起来,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正是让第一条秘诀在我的生活中发挥作用的时候。 我在照片中看见了我的孩子,我的骨血,我的责任,于是我说: ‘责无旁贷,如果你能为了自己的生活而艰苦奋斗,那么为了未来,你也能够付出同样多的努力! ",

大卫听到"七条秘诀",心中不禁暗暗一惊,他如醉如痴地听着那个人讲述着肺腑之言,以至于被突然爆发的雷鸣般的掌声吓了一跳。整个剧院里的人全体起立,为那个人的诚实和勇气鼓掌, 而那人则泪流满面地站在讲台上,不好意思地等待着掌声平息。


掌声渐渐停止,观众们又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定。大卫看见通道旁边仅剩下一个空座位,距离舞台不到 15 排,于是他迅速走过去,坐在了那个位子上。他在椅子上放松下来,目光又回到讲坛上,那个人开始接着讲。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选择,一个被迫作出的选择。但是,现在,我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改变一一无论是经济方面、情感方面,还是精神方面一一变化几乎无所不在。我的家庭已经获得了自由。你们看,我拥有了有关人生态度的七条秘诀,或是我洞悉了它们的意义并不够,从我决定将它们融为我生命一部分的那一刻起,我的家庭世世代代的生活前景就都会一片光明。"


那个人停下来,喝了点儿玻璃杯里的水。他用一条手帕擦拭了一下眼睛,走到了讲坛旁边。他将左肘撑在讲坛表面上,用右手打着手势,说道"现在眼我一起来思考一下吧。诚然,我们大部分人的世界观都非常有限,对于历史的了解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影响力可能也仅限于身边的范围。关于我们个人的历史和遗存,我们的关注范围通常仅限于 3 代或是 4 代人。我们中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我们曾祖父的名字!"


"就在几年前,就在我们自己这一代人中,大卫·庞德将成功的可能性当做礼物赠送给这世上的每一个人。今天晚上,我们聚集在此,就是这份礼物结出累累硕果的佐证。但是在这里,我更要激励大家去掌握大大超越了你现在的思想和行为的遥远未来。"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要面临抉择的时候。一旦作出选择,它就会对子孙后代产生深远的影响,就像一条细线,从你这里一直绵延到成百上千人的生活中。你的范例、你的行为乃至你的一个决定其实都可以改变世界。让我再重申一次,你所作出的一项决定,其实可以改变世界。"


讲话的人说完最后-句话,用期待的眼神与观众对视了几秒钟,然后退回到讲坛后面,又喝了些玻璃杯里的水。他把玻璃杯放回到讲坛下,笑呵呵地注视着眼前的人群。"你们知道,"他开始说, "同时被上千人怀疑,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


大家发出热情的大笑,他以微笑作为回应。"好吧,我要再试一次!你所作出的一项决定,其实可以改变世界! "


说着,那个人走到了舞台的边缘,开始活灵活现地讲述一个故事。大卫就像被魔法定在那里似的,注视着那个人的一举一动, 剧场前后左右甚至是最后一排的观众都入神地听着。尽管他所讲的事发生在一个多世纪以前,但是细节都丝毫不差。大卫知道这一点,因为他曾经亲临其境。


"1863年7月2日,天气炎热而潮湿。一位来自缅因州的教师正在经历着生死激战。"


"他的名字叫约书亚·劳伦斯·张伯伦,曾经是鲍登学院的修辞学教授,时年 34 岁的他目前是北军的一位上校。地点是宾夕法尼亚州的葛底斯堡。"


随后这位讲话的人描述了张伯伦的部队当天所面临的危险境地,他们正在全力以赴地抵挡李将军率领的北弗吉尼亚军团。经历了叛军5次血腥残酷的进攻之后,张伯伦意识到他的军队已经坚持不住了。


讲话的人解释道"他的军团死亡人数过半,剩下的人中还有很多负伤的。对方的人数是他们的5倍多,最后一次遭遇战就发生在石墙两侧,短兵相接。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迫使叛军再次退到山下的。后来他写道,很多士兵都是用拳头击打敌人的。"


"他们迅速地审时度势,发现每个人只剩下不到两发子弹了。 实际上,第二十缅因州志愿军团已经弹尽粮绝了。他们向山下望去,看见敌人已经整装待发,马上要发起最后的总攻,形势似乎已经山穷水尽,他们最终难逃一死,就连张伯伦手下的军官都在商量着要撤退。‘他们比我们人多,'那些人喊道, ‘我们的人所剩无几,没法再战斗了。没有希望了!没有希望了!   


"约书亚·张伯伦静静地伫立了一会儿。他们来了,长官。' 一位中士心急火燎地说。张伯伦没有回答,他在盘算着原地不动要付出的代价。最终,他决定,这个代价基本上眼落荒而逃的代价一样。"


"‘约书亚! '他的副官、他的兄弟汤姆在喊他。约书亚! ' 他尖声叫道,‘快下命令吧! '"


"于是,张伯伦下达了命令。他知道,自己存活在世不是为了打败仗。但是如果听天由命的话,失败是唯一的下场。我们要向前冲,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装上刺刀! '他吼道。他手下的士兵们望着他,就好像在看一个疯子。"

"‘您说什么,长官?  '那位中士问道。他们呆呆地站在那里, 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

"‘他们来啦! '阵线那边传来一声叫喊。"

"‘我说装上刺刀! '他喊道,‘冲锋! '他的士兵们手忙脚乱地装上刺刀。张伯伦抽出自己的战刀,跳上墙头。敌人现在只有50多码的距离,他用刀尖指向他们,高声呼喊:‘冲锋!冲锋! ' 第二十缅因州志愿军团的战士们一一波多马克军的骄傲,争先恐后地越过石墙,在一位教师的带领下被载人史册!"


"南方联盟军的士兵们看到对方的首领登上墙头,立即停了下来,不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当张伯伦拔刀对准他们并下令让士兵们冲锋时,他们立刻掉头仓皇逃窜。很多人都扔下了装满弹药的武器。他们敢肯定这些士兵已不再是曾经眼他们对垒的那些人了,一定有大批的增援部队。在他们心目中,一支几乎溃不成军的队伍几乎完全没有发动冲锋的可能性。"

"还不到10分钟的时间,张伯伦率领的这群衣衫槛楼的士兵们不费一枪一弹就擒获了第十五和第四十七亚拉巴马军团,一共 400余人。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作出了冲锋的决定。"


"你所作出的一项决定,其实可以改变世界。" 观众们呼啦啦地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大卫也跟他们一样,为讲话人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中所蕴涵的真理而鼓掌、欢呼。"约书 亚·张伯伦的事迹激励了他们,就该如此。"大卫心里想。这是我们国家的历史中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件,他知道,那个人讲述得连细节都分毫不差。


掌声渐渐平息下来,大卫发现那个高个子的男人仍然站在舞台上。事实上,他交叉着双臂,两肘重重地撑在讲坛上。他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仿佛在耐心地等待着。最后一个人在椅子上坐定,整个剧场再一次沉浸在安静的氛围中,这时他的笑容越发灿烂"你们都认为我亲历了这一切,是吗?"


大卫和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好吧,现在我们看看,"他开始说道,  "我是不会对你们的想法置之不理的,而且我知道,"他笑着说, "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他走到舞台的边上, "你们在想,‘好吧,这是一个精彩的故事,但是你是在说我能够改变世界?得了吧!你说, ‘嘿!即使是约书亚·张伯伦也只不过是改变了一场战役的一小部分结果! • 哦,果真如此吗?那么来这样考虑一下吧。"


"被广为接受的事实是,葛底斯堡战役之前,北方联邦军一直在遭受重创。南部联盟军占领了萨姆特堡,然后在马纳萨斯镇击败北军。在‘七日之战'中,李将军的部队在里士满获得重大胜利,在‘第二次奔牛之役'中,他们又一次在马纳萨斯镇大获全胜。南方军队在钱瑟勒斯维尔击败胡克将军的师,并在弗雷德里克斯堡给伯恩塞德将军毁灭性的打击。"


"如果南方在葛底斯堡再次取得胜利,历史学家们都认为所有的冲突都会在夏末时结束。只要再打一场胜仗,美利坚南部联邦就能获得最后的胜利。但是他们没有打赢这场仗。"


"这位来自缅因州的教师被授予了国会荣誉勋章,缘于他在小圆顶山上所作出的一项决定。他的上级指挥官们认为他所采取的行动使北军免受灭顶之灾一一他的所作所为扭转了这场战役的局面。约书亚·劳伦斯·张伯伦扭转了整个战争的局面。"


"大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如果南方打赢这场战争,那么就不会有我们现在所熟悉的美国了。这片土地上至少会有两个乃至三个国家。世界上就不会有一个如此强盛的泱泱大国,其国力足以养活这个星球上其他国家的人口。如果不是一个普通人作出了一个勇往直前的决定,我们今天的世界就会大不一样。"


"当希特勒横扫欧洲时,当裕仁天皇步步为营人侵太平洋岛国时,美利坚合众国总会屹立在风口浪尖。我们能够冲在前面是因为当年有一个人曾经背靠石墙,在那个炎热 7 月的一天,充满了对失去生命的恐惧。一个人似乎别无选择,唯有退却。女士们, 先生们,这个世界之所以能够像今天这样,基本上是一个要冲锋的决定所带来的结果一一一位老师在 100多年前所作出的决定!"


"再也不要认为你什么都无力改变!你可以!你可以!你所作出的一项决定,能够改变世界! " 大家再一次全体起立。大卫感到非常震撼,他鼓着掌,心中还在感叹着那一个人所引发的连锁事件的不可思议。"张伯伦后来怎样了呢?"他心里想。当人群再次安静下来,在座位上坐定, 那个人又继续开讲,大卫终于知道了结果。


"事实上,一个人只要说一句‘跟我来',大家就会追随他而去。颇有讽刺意昧的是,一个人如果自告奋勇地挑起领袖的重任, 那么他最终也会众望所归成为好领袖。当你率领他人迈向成功、 踏上他们的圆梦之旅时,你自己所追求并值得拥有的生活也会展现在你眼前。"


"约书亚·张伯伦作出的那个决定不仅改变了我们的世界,而且也为他本人带来了回报。他率领的部队一直捷报频传,直到战争结束。我们的政府因他作战勇猛果敢,前后 4 次予以他嘉奖。 由于在彼得斯堡战斗中的英勇表现,他被提升为准将,这是尤利西斯.s.格兰特将军专门下达的命令。短短几个月后,他又因为在五岔口战役中挠勇善战,被提升为少将。"


"亚伯拉罕·林肯总统从所有北军的军官中选用张伯伦来担当一项重任一一前往阿波马托克斯镇,接受南方联盟的投降。在那里,他下令他的军队向罗伯特. E.  李将军和被击败的南军立正敬礼,向他们传达谅解和敬意,此举令全世界刮目相看。"


"回到家乡缅因州,张伯伦被选为州长,直到今天,他都是该州在选举中获得选票最多的州长。他连续三次当选,直到最后,他自己离开政坛,重返母校担任领导职位,出任鲍登学院的校长。"


"顺便说一句,这个冲锋的决定还能带来非常有趣的益处,这一点被学者们和历史学家们所忽略,该益处就是‘荆棘篱笆'。 荆棘篱笆'最早在《圣经》中有所提及,它是指那些注定要改变历史轨迹的人会受到上帝的庇护。在你完成天降大任之前,你将不会一一也不可能一一受到伤害。约书亚·张伯伦身处宾夕法尼亚州的那座小山上,还没有作出冲锋的决定之前,胜利已近在眼前, 那时,他就被‘荆棘篱笆'所包围着。"


那位满头黑发的讲话人将手伸人上衣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一小页纸。他把纸举起来给大家看,说道"我这里有一份写给约书亚.L. 张伯伦州长阁下的信件的复印件。这封信在战后几年被送交到州议会大厦。"他将那页纸展开,平铺在讲坛上,开始读了起来,


"亲爱的先生,我想要告知您当年发生在葛底斯堡小圆顶山上不为人知的一幕,此事关乎您和我,并令我甚感欣慰。在那场战斗中,我曾两次将您的性命掌握在我的手中。我在两块岩石中间找到一处安全的地方,枪口不偏不倚正好对准您。您就站在阵线后面正中间的空旷之地,暴露无遗。我从您的军装和您的一举一动中得知您的军衔,我想如果能射杀您也许堪称好事一桩。我将枪架在石头上,仔细瞄准。我开始扣动扳机,但是一种异样的感觉阻止了我。之后,我对自己的懦弱感到羞愧,于是重复了刚才的动作。我瞄准了您,毫厘不差。但是那种异样的感觉再次袭来, 我无法扣动扳机。最后,我只得放弃,放弃向您开枪。我现在对此感到非常欣慰,希望您也是。您忠诚的朋友,第十五亚拉巴马军团中的一员。"


讲话的人慢慢地把那页纸折起来,观众们感到一阵寒意。他将纸叠好放回到上衣口袋中,抬步走到舞台边缘。大卫觉得那个人直视着他,轻声说"你,此时此刻,同样生活在‘荆棘篱笆' 的保护中。你也许会感到恐惧,但是那只不过是幻觉。在你完成 ‘天降大任'之前,你将不会一一也不可能一一受到伤害。"


然后他向观众展开双臂,说道"我的朋友们,归根结底就是这样。你们的经历,你们的境遇,你们的时代也许不会像约书亚·张伯伦的那样惊天地,泣鬼神,但是利害关系是完全一样的。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要面临抉择的时候。一旦作出选择,它就会对子孙后代产生深远的影响,就像一条细线,从你这里一直绵延到成百上千人的生活中。你的范例、你的行为乃至你的一个决定 其实都可以改变世界。"


"一个冲锋的……决定。"他停顿了一下,  "那就付诸行动吧。 改变你的生活,改变你家庭的未来,改变世界。冲锋!  "观众们屏住了呼吸。那个高个子的人注视着他们,用轻柔的噪音说道: "冲锋。"说完他再次停顿下来,然后轻声低语道, "冲锋。"


时间仿佛凝固成了永恒,但是实际上可能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大家一动不动。突然剧场里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掌声,千万人齐刷刷地站起来。他们不仅仅为这个带来希望和指引的人欢呼, 而且也在庆贺自己的未来。掌声久久地持续着,大卫看到那个讲 话的人消失在通道人口,然后又回到舞台上。他向大家招手,感 谢他们的赞赏。他扬了扬肩毛,显然是没料到大家的反应如此热烈。看到他的表情,大卫露出了微笑。那人再次向大家招手,向四面八方致意,然后迅速离开了。

扩音系统中播放了几条简短的通知,但是今天晚上主要的活动显然已经告一段落。人们排着队鱼贯而出,大卫站在边上仔细地观察他们的脸,他看到坚毅的表情、洞彻觉悟和如释重负的泪水以及唯有信,心方能造就的平静。


还不到半个小时,剧场就已经空荡荡的了。大卫最后又看了 一眼剧院,便走进通道,穿过一个出口,走人寒夜。


大卫漫无目的地走在人行道上,看着汽车亮着红色尾灯纷纷离开停车场。他再一次眺望这个城市的天际线,觉得那么熟悉, 却又大不相同。大卫一边漫步,一边突然想到还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干什么呢。"我还需要见什么别的人吗?" 他心里琢磨着,"还是要找某样东西,去某个地方?"


大卫无意中走下人行道,拐进了停车场。夜晚的空气非常清新,虽然他有些冷,但是却感到身上很舒服。"事实上,"大卫心 想,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舒服过。"他扫视着这一大片空地, 黑色的沥青和白色的停车线似乎就一直这样延伸下去,没有边际。


此时离散场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除了一辆车停在那里之外,其余的车都已经离开了。那辆车就在他正前方六七十码的地方,停放在一棵树的阴影中。大卫摇了摇头,直接向它走了过去。 这辆车简直太熟悉了,窄小的车身,除了右边的挡泥板是黑色的以外,其余部分都是污旧的银色。这是一辆双门的道奇"小马"。 "啊哈,"大卫走近这辆车时叫出声来, "我敢打赌空调和刹车依然不管用。"


车没有上锁,钥匙悬挂在点火器上,这一点儿也不奇怪。大卫挤到狭小的车中,一眼看到他扔到后座上的黑色防风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今天早上?实在是越想越糊涂。他转动钥匙, 小发动机嘴里啪啦地发动起来。大卫把手伸到遮阳板上面,是 的,他的手表还在,廉价的金表带还绕着他的钱包。"哇!  "他 感叹了一声,笑着把表戴到手腕上,然后把钱包放在了身旁的副 驾驶席上。


"那么现在去哪儿呢?"发动机大声空转着,大卫琢磨着要去哪里。他环视周围,发现先前注意到的那座漂亮的白色摩天大楼不偏不倚地镶嵌在汽车右后方的窗户里。大卫轻轻说"好吧。" 同时开动了他的"小马"。


他转了几个弯,把车开出了停车场,很快就沿着那座白色塔楼的大致方向驶去。大卫看见它在其他建筑和树木当中时隐时现, 很容易找到它的方位,因为它毕竟是城市当中最高的建筑物。


大卫寻寻觅觅,当找到直接通往那座建筑的街道时,他停住 了汽车,注视着街道牌,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环顾四周。现在早已过了午夜,周围没有别的车辆,所以他打开车门,走了出来。他快步走到街角,仔细地查看街名。随后他无声地转过身,回到车中。他慢慢地发动车辆,深吸了一口气,向右转弯, 驶上"大卫·庞德林荫大道"。


他的正前方就是那座宏伟的白色建筑,林荫道两旁各有一排橡树。大卫逐渐靠近建筑,看到大门附近有一座气势恢宏的喷泉, 水柱直冲向半空中,令人叹为观止。 他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离不开这座建筑杰作,当他驶到近旁的时候,一直撞到路边才停下车走出来。


大卫在一片铺着灰色大理石幽的空地上信步行走着。这片空地距离街边至少有三十码,环撞着大厦整整铺了一圈。在夜色中,由于建筑的倒影及其自身的反光,深色的石头看上去湿漉漉的。


他走到人口处,那里一共有5个旋转门,现在全都锁上了。 他走到右边,把脸凑近玻璃,把双手拢在眼睛边上挡住亮光,向里面张望。整个一层好像都是接待区,大堂上面笼罩着一个单独的穹顶,大约有 5 层楼那么高。巨大的陶制花盆中栽种着至少二十五英尺高的大棕榈树。它们被摆放在 6 台玻璃电梯的门口。电梯全都停留在底层,等待着清晨的乘客们。


墙上挂着大幅的壁毯,从天花板上一直垂到奢华的地毯上。 在这个气派的大厅的正中央,是一挂瀑布,从一块花岗岩大石块上飞流直下,落差有 40 多英尺。水流汇集到一个养着锦鲤的池塘中,池塘环抱着电梯,一直延伸到一张石头接待桌的下面。那张桌子非常宽大,看上去似乎得有 6 至 10 名接待员在后面工作。桌子前面正对着人口处的石头上刻着这样几个字:庞德国际"。 大卫从玻璃上移开脸颊。他并没有感到特别惊讶。兴奋,是的,但是并不惊讶。他已经接受自己未来会大获成功这一事实。 "就像一条细线,从你这里一直绵延到成百上千人的生活中。"大卫想起这句话。”好吧,"他想, "其中就会有一些人在这所大楼里工作吧。"


大卫向自己的车走去,在喷泉边逗留了片刻。那里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捐赠于此喷泉中的硬币将用于支持达拉斯城的 "珍妮·庞德动物园"。


大卫随意地驾车行驶了一会儿,发现大街上基本上没有什么车,整个城市一片静谧。当发现自己正行驶在州际公路附近时, 他想也没想就拐上了高速公路。他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他在一座立交桥上看到了"艾伦·庞德儿童医院", 于是他从公路出口出去,在医院的停车场里停留了几分钟。


他驶过曾经是"马歇尔五金店"的建筑,现在那里空空如也, 被木条封住了。很明显,这里已经停业多年。大卫鬼使神差般地驶人自己家所在的街区,看见麦克雷恩的名字写在他的旧信箱上。 他和珍妮一起在房边种下的山莱英都长得和房顶一样高了。


他看见了他们所去的教堂,经过了珍妮的小学,并且发现他原先所在的那家化工厂再次改换门庭,大卫不由得摇了摇头。


很快,大卫发现自己再次返回到州际公路上,向城外驶去, 但他自己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打算。他知道,自己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了。当从格莱顿出口驶出的时候,他仅仅是模模糊糊地感觉到自己曾经来过这里。杜鲁门的思想以及他那双极具穿透力的、清澈的蓝眼睛在大卫的脑海里盘旋。他瞄了一眼时速表,上面显示着 70迈。他想起所罗门的宝座,不禁微微一笑。那位国王 说"这不过是把椅子"。


视线中没有其他车辆。小车的头灯灯光冲破黑暗,就像宾夕法尼亚州那座小山顶上的炮火。他用力踩下油门,看到了那位船长眺望海平线时脸上坚毅的神色。 80......85..…·安妮,那位亲爱的、甜美的小姑娘。爸爸说, "雕刻明天不能指望用恐惧来当刻刀"。


大卫飞车翻过山丘,掠过弯道,已经将速度抛在脑后。"我跟亚伯拉罕·林肯说过话,"他想, "他对我说,       ‘宽恕的秘密不费你锱铢却能带来千金难买的收获'。"大卫的脑子在飞速运转。 "‘你是最后一位旅行者,'天使说,       ‘赠予你的礼物有着改变你们文明的力量。从此时此刻开始,你将被委以此项重任。"


说时迟那时快,大卫·庞德的命运同一座结冰的小桥交错在一 起。这座小桥横跨在一条小溪上,仍旧不过 50 英尺长,黑色的冰面还是使得飞驰的汽车突然一斜,打起转来。车胎发出刺耳的声音,车身被桥的护栏弹回到高速路上。 有趣的是,当汽车东倒西歪、从路上冲下来时,大卫并没有拼命地想要控制住汽车。他坐在车内看着这一幕仿佛慢动作播放一样在他眼前展现。他想要回忆起所有的一切,尤其是汽车无可挽回地倾斜着冲向一棵大橡树的时候。大卫凭借着仅存的一丝理智,紧紧握住方向盘,闭紧了双眼。他听到那个剧场里的人 说"在你完成天降大任之前,你将不会一一也不可能一一受到 伤害!"

之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