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南城最大五金市场 短短二十四天顺利关停

都市家园 2018-05-15 17:34:40

大红门,和义五金市场疏解谈判现场传出激烈的唇枪舌剑。“对商户的存货处理赔偿我们不满意,必须重新评估金额。”市场方谈判团队越说越着急,拍起了桌子。

这是发生在今年春天的一幕。南城最大的五金市场和义五金市场疏解过程中,产权方首农集团南郊农场和市场方蓝天时代公司,针锋相对展开的“拉锯战”来到了关键时刻。

“大家谈不拢,激动起来拍桌子都是常事,即使拍桌子走人也要被我们拉回谈判桌,避免意气用事,让双方回到务实的谈判中。”丰台区大红门疏解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李岩对笔者说。

丰台区引入人民调解方式,通过政府引导,以在法律框架下的协商谈判机制,让疏解工作中“拍桌子瞪眼”的各方最终达成一致。在此次市场关停过程中,从贴出疏解公告到彻底关停仅24天,没有出现一起上访事件,也没有发生任何冲突,实现了和谐疏解。

引调解进疏解

种种复杂情况,使得身为产权方的首农集团南郊农场面临着较大的违约责任,而企业和商户也担心疏解市场会影响企业发展和个人收入,对疏解工作抵触情绪比较大。

既要让当事双方心悦诚服,又要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这个“中间人”谁能胜任?丰台区大红门疏解办公室找到区司法局寻求破解之道。

丰台区司法局想到了“人民调解”制度。人民调解属于诉讼外调解的一种,是指在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下,以国家法律、法规、规章和社会公德规范为依据,对民间纠纷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劝说,促使他们互相谅解、平等协商,自愿达成协议,消除纷争的活动。

从“拍桌”到“握手”

担任此次和义五金市场疏解工作调解员的曾会洋告诉笔者,“这个案例涉及金额巨大、各方诉求比较复杂,之前没有先例。我们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

去年8月,和义五金市场疏解工作的谈判“拉锯战”开始了。大红门疏解办先是主动约谈各方,拿出各种疏解政策进行解读,引导各方逐步了解疏解大势、摆正姿态,推动双方同意进行谈判。据南郊农场相关负责人杨德良回忆:“双方的压力都很大,经常没谈上几句就拍桌子走人。”

调解的威力这时显现了。李岩说,“我们要做通双方的思想工作。要让首农集团南郊农场明确提前解除合同的违约事实,认真考虑违约给市场经营方及商户带来利益损失的实际情况,同时又要要求蓝天时代公司按照真实损失合理诉求,避免以疏解之名提出无理赔偿。”与此同时,大红门疏解办还外请律师和法律专家参加谈判,会同双方律师逐条梳理诉求,引导双方确定补偿款金额。

据统计,到2016年4月双方最终达成一致,大红门疏解办共引导和劝解各方召开大小会谈六七十次,工作会议29次。

谈判铺好路三周即关停

今年春天,经过近10个月的不懈协调和谈判,首农集团南郊农场和蓝天时代公司就合同解除、资产处置等方案达成一致,签订了《和义五金市场疏解协议》。6月30日,在贴出公告仅3周后,和义五金市场全面腾退关停。

“我们也就此探索出了‘专业评估-人民调解-司法鉴定’这样一套工作流程:疏解各方聘请专业评估机构评估并依据评估结果签订疏解协议,由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根据疏解协议出具《人民调解协议书》,再由丰台区人民法院出具《民事裁定书》进行司法认定。”李岩说,“这不仅遵循了市场定价机制,也提高了疏解工作的效率,更确保了疏解工作有法可依、合理合规。”

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