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创业故事】北仑德凯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斌

楼主:北仑霞浦商会 时间:2018-09-23 17:45:14


木匠出身的草根创业者


徐斌,北仑德凯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霞浦商会理事兼秘书长



      见到徐斌时,他正背着手安静地踱步于北仑德凯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的厂区内。阳光透过稀疏的树枝,投射在厂房的高墙上,车间进进出出的员工,仓库高高垒起的货物,生产线上隆隆的机器轰鸣声拉开了他漫长的追忆:“公司创办至今20年多年了,想当年我还是个身无分文的小木匠。”他说。 

木材厂学技术6年打基础,因手艺被机械取代而考虑转行

  1984年,霞浦中学毕业的水俞村人徐斌进入镇海的一家木材厂做学徒。“最初重复练习家具制作流程中的锯、刨、钻、打孔、下料等工序,心浮气躁觉得这些手艺没技术含量,犯了错才意识到准确的手工技能的重要性。”徐斌回忆,有次马大哈,锯短了一根床脚,到立架时才发现这个错误,最后只能拆除整个床板重做,“过去木材非常紧缺,师傅不允许我们糟蹋木料。这以后,我每次下料,都会反复丈量二三次,有时已经拿起锯,准备下锯了,还会多花半分钟量下。”

  每天经手的50到100公分长木头有二三百根,基本功日渐扎实,徐斌就背着装锯斧、刨子、木钻、木尺等工具的“家伙斗子”,在厂里承包家具成品制作。7个学徒中,徐斌的严谨是最受师傅赞赏的。“一有不清楚的地方,我会向师傅反复确认才敢下料。”他说,日渐精湛的手艺为他赢得市场,不少客户会点名要他加工。

  1989年起,厂里陆续有机械设备引进,锯刨钻凿等多种功能都集中在一台机器上。“我们从操作工沦为了材料装配工,上班提着装零星辅助性工具的‘帆布兜子’就好,真不耗技术。”徐斌告诉记者,新的工艺流程,冲击着旧式木业,不少木匠因失去了靠技艺吃饭的市场而思考歇业改行,他也不例外。

触类旁通改行车床加工,靠8000元借款起步办厂

  一次和朋友交流,五金件加工吸引了徐斌。“把垫片材料改制成一个个仪表车床夹头,这个过程、手法和木材的拉锯十分相似,我只需把加工刀具的安装使用学好。”带着这样的想法,徐斌进入霞浦礁碶的村办五金厂,打工学技术。

  1994年,徐斌已熟稔各类五金件加工之道,单干的时机已然成熟。“筹集了8000元资金,购置了2台简易的手扳仪表车,在占地100平方米的霞浦水俞村老房子里,接手螺丝等加工业务。”徐斌说,“创业了,总急着想做出点成绩证明自己。第一年基本上每天休息不到四小时,就一动不动地坐着扳仪表车,加工一个零件手扳一次,常常手酸得晚上都睡不着。”徐斌还总骑着自行车,跑各家冲压厂,拉配套业务。到1997年,一家有10多名员工,年产值二三十万的家庭作坊式企业已有声有色。

从操作工向管理者转变,高附加值产品、海外市场开拓助推公司发展

  厂子规模初具,但经营问题仍存在。有次,给宏协模具厂加工的5万个支承铆钉,报废了近一半。“一调查,是员工加工前没有把刀具的切口尺寸调准确;但深究下来,是自己没做好管理。”徐斌分析说,“仪表车已经十多台,我还埋头苦做,专注于一台仪表车,忽略了自身角色转换,这时我该培养协调管理能力来保证整个厂的产品质量、生产进度。”此后,徐斌经常到书店购置管理类书籍学习,也不断拜访同类五金厂汲取管理之道。

  2004年对于徐斌来说,意义重大。“之前只用仪表车加工模具、军工配件等精密度不高的简单零件,偶然机会,意识到公司要发展,必须做技术含量、精密度高的产品来提高附加值,便决定更新设备,做大客户。”于是,他把之前累积的资本全投入购置自动化数控车床。

  2008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汽车行业不景气,原材料价格飞涨。“我开始涉足外贸,重新接手一些其他领域的零件。”徐斌说,“听说青岛、广州有不少国外生产商的代理商,那年,为了开拓海外市场,每个月我都订最便宜的打折机票,去两地找客户。”徐斌说,目前公司已为意大利、澳大利亚等地多家生产商做零件加工,去年年产值达到2300多万元。

       在徐斌的带领下德凯已经发展成为占地面积5000多平方米,职工人数70多人,产值两千万以上的规上企业了。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