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手电筒容量虽小 却可做骗税大文章

楼主:扒开税雾 时间:2018-12-13 11:56:13

《扒开税雾》按:向来不起眼的小小手电筒,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骗取出口退税违法犯罪活动中却大有文章可做。近几个月来,手电筒骗取出口退税案再三进入公众视野。本案是敝号从公开信息搜索到的第三起利用手电筒骗取出口退税案。前面两起案件均为利用手电筒买单配票骗取出口退税,其中一起还虚报出口单价和金额,而本案则是利用高报出口手电筒的单价和金额,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手法骗取出口退税。兹将其附列于后,供有关人士研读。(本文曾于1月12日发布,因故删除,应读者要求,今作技术处理后重发。——编者注)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7)沪01刑终1570号

……

原审判决认定:

2004年,被告单位WAM公司在上海市徐汇区注册成立,主要从事货物进出口和技术进出口业务。2004年至案发,被告人张某志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2012年5月至案发,被告人张某担任WAM公司业务员。2012年8月至案发,被告人魏某雅担任WAM公司财务。

1999年,被告单位誉球机械厂在浙江省诸暨市注册成立,主要从事水暖配件、汽车配件、农机及空调配件等。2008年,被告单位伟誉公司在浙江省诸暨市注册成立,主要从事五金工具、汽车保养工具、汽车配件等的制作销售。被告人周某宏系誉球机械厂、伟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

2008年,上海A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在上海市徐汇区注册成立,主要从事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

2011年4月至2013年11月,被告单位WAM公司在向宁波B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采购手电筒,通过A公司代理出口以及自营出口过程中,被告人张某志要求B公司在保证采购总金额不变的情况下,抬高供货单价、减少供货数量,其余供货数量通过誉球机械厂、伟誉公司按照上述单价,向A公司、WAM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再由被告人张某制作虚假合同及用于出口退税的报关单证,被告人魏某雅制作虚假账目、办理自营业务的出口退税,高报出口金额,骗取出口退税款人民币536万余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经查,2012年10月至2013年3月,WAM公司通过自营出口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675万余元,骗取出口退税款98万余元;2011年4月至2013年11月,WAM公司通过A公司代理出口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3,019万余元,骗取出口退税款438万余元,其中,2012年9月至2013年11月,WAM公司通过A公司代理出口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390余万元,骗取出口退税款67万余元。

2011年4月至2013年11月,被告人周某宏经营誉球机械厂、伟誉公司期间,在无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收取票面金额10.8%开票费的方式,为被告人张某志提供的WAM公司、A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3,690余万元,税款536万余元。经查,誉球机械厂涉及税款409万余元,伟誉公司涉及税款127万余元。

2016年3月23日,公安机关根据税务机关移送的线索对本案立案侦查。同年7月2日,公安机关经侦查,在上海市抓获被告人张某志、张某、魏某雅,在海南省三亚市抓获被告人周某宏。张某志、周某宏、张某、魏某雅到案后,均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张某志还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现已查证属实。

案发后,WAM公司通过A公司向上海市税务机关退缴448万余元。

认定上述事实并经一审庭审质证的证据有:受案登记表、涉案公司工商登记资料、税务登记表、财务报表、发票清单、采购合同、报关单、增值税专用发票、退税证明、公安机关出具的工作记录、上海市看守所出具的材料、证人黄某、崔某、毛某的证言、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被告人张某志、张某、魏某雅、周某宏到案后亦作过供述。原审法院据此认为,被告单位WAM公司采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高报出口金额的方式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共计530余万元,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张某志系该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张某、魏某雅参与骗取出口退税款共计160余万元,系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其行为均已构成骗取出口退税罪;被告单位伟誉公司、誉球机械厂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告人周某宏系上述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涉及虚开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张某志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张某、魏某雅起次要作用,均系从犯。被告人张某志有坦白情节及立功表现,认罪悔罪,已退赔涉案税款,依法对张某志予以减轻处罚。本案各被告单位及其他被告人均有坦白情节,涉案税款已实际退赔,依法对各被告单位、被告人周某宏予以从轻处罚,结合从犯情节对被告人张某、魏某雅予以减轻处罚。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单位上海WAM贸易有限公司犯骗取出口退税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六百万元;被告人张某志犯骗取出口退税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张某犯骗取出口退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人魏某雅犯骗取出口退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单位浙江伟誉机械有限公司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单位诸暨市誉球机械制造厂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被告人周某宏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被告单位及被告人的违法所得应予追缴。

上诉人张某志对一审法院认定其犯骗取出口退税罪的罪名无异议,但提出其具有立功情节,一审期间已补缴全部的税款,国家税收的损失已全部追回,原判对其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再对其从宽处罚。张某志的辩护人对本案的定性无异议,但提出本案系单位犯罪,张某志到案后认罪、悔罪,积极退赔了全部的涉案税款,又具有立功情节,原判对其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其改判缓刑。

上诉人张某对一审法院认定其犯骗取出口退税罪的罪名无异议,但提出其在主观上属于间接故意,又系从犯,原判对其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对其改判免予刑事处罚。张某的辩护人提出张某没有骗取出口退税的主观故意,系张某志在张某制作的相关单证上改动了金额,增加了伟誉公司、誉球机械厂的虚开数额,且一审认定的犯罪金额有误,将2012年7、8月份的退税款也计入在内,故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张某的行为不构成骗取出口退税罪,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魏某雅对一审法院认定其犯骗取出口退税罪的罪名无异议,但提出其到案后如实供述,认罪、悔罪,又系初犯,请求二审法院对其免予刑事处罚。魏某雅的辩护人提出本案系单位犯罪,魏某雅系受单位领导指派参与犯罪活动,并无参与犯罪的直接故意,是被动参与,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并对其免予刑事处罚。

上诉人周某宏对一审法院认定其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罪名无异议,但提出本案因其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所涉及的税款损失已基本退赔,原判对其量刑过重,其有检举他人犯罪的立功表现,请求二审法院再对其减轻处罚。其辩护人在庭后提供了书面辩护词,对本案的定性没有异议,但提出周某宏在本案中系从犯,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并对其减轻处罚。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出庭意见认为,原判认定原审被告单位WAM公司、上诉人张某志、张某、魏某雅犯骗取出口退税罪、原审被告单位伟誉公司、誉球机械厂、上诉人周某宏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且审判程序合法,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以确认。

针对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检辩双方的意见,结合本案的事实和证据,本院作如下评判:

一、上诉人张某的行为是否构成骗取出口退税罪

本院认为,上诉人张某的行为构成骗取出口退税罪。现已查实的证据表明,原审被告单位WAM公司在向B公司采购手电筒,通过A公司代理出口以及自营出口过程中,上诉人张某志要求B公司在保证采购总金额不变的情况下,抬高供货单价、减少供货数量,其余供货数量通过誉球机械厂、伟誉公司按照上述单价,向A公司、WAM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再由张某制作用于出口退税的报关单证、虚假合同等,魏某雅制作虚假账目、办理自营业务的出口退税,高报出口金额,实际骗取出口退税款536万余元。张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其明知誉球机械厂、伟誉公司是不生产手电筒的,WAM公司与誉球机械厂、伟誉公司之间手电筒的业务都是虚假的,仍在张某志的指使下制作真假两套单证,一套假的用于出口退税的单证,包括报关单、装箱单、售货确认单、购货合同等,一套真的用于给外商客户的单证,制作假单证的目的就是为了增加报关金额,多退税。张某的供述得到张某志、魏某雅供述的印证,即便如张某所述张某志在张某制作的真实价格单据上进行了修改,张某对此亦是明知的。因此,综合全案的证据足以认定张某明知WAM公司存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和虚构手电筒出口贸易等事实,仍在张某志指使下负责制作用于出口退税的假报关单证,其行为构成骗取出口退税罪。张某的辩护人所提一审法院认定张某犯骗取出口退税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行为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与事实、法律不符,不予采纳。

二、上诉人张某涉及的犯罪金额应如何认定

上诉人张某的辩护人提出,一审认定的犯罪数额有误,将2012年7、8月份的退税款也计入犯罪数额中。经查,2012年9月至2013年11月,A公司报关出口的9批次中,A公司收受的誉球机械厂、伟誉公司手电筒的进货发票,合计金额390万余元,A公司申报并收到出口退税款67万余元。该67万余元,系2012年9月至2013年11月报关出口后,于2012年11月至2013年11月向税务机关申报退税的,因此虽然包括2012年7月至8月誉球机械厂、伟誉公司开出的部分进项发票,但申报退税是在2012年9月之后。因此,一审法院依据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张某参与骗取出口退税款共计160余万元,并无不当,对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三、上诉人周某宏是否构成从犯

本院认为,上诉人周某宏在经营誉球机械厂、伟誉公司期间,在无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收取开票费的方式,为A公司、WAM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3,690余万元,税款536万余元,其所实施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行为系WAM公司张某志等人骗取出口退税犯罪中必不可缺的重要环节,不应认定为从犯,故对周某宏的辩护人所提相关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四、上诉人周某宏是否具有立功表现

上诉人周某宏提出其具有检举他人犯罪的立功表现,经查,周某宏检举的他人实施犯罪的线索,均未查证属实,依法不能认定为立功,故对周某宏的相关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五、原判的量刑是否适当

本案中,上诉人张某志作为原审被告单位WAM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共计530余万元,属于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骗取税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一审法院考虑到本案系单位犯罪,张某志系主犯,到案后认罪、悔罪,有坦白及立功情节,又退赔了涉案的税款,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系在法定量刑幅度范围内,并无不当。我国刑法规定,减轻处罚应当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刑法规定有数个量刑幅度的,应当在法定量刑幅度的下一个量刑幅度内判处刑罚,故对张某志减轻处罚,其主刑必须在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幅度内进行量刑,张某志及其辩护人所提对张某志改判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缓刑的意见,明显于法相悖,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张某、魏某雅作为原审被告单位WAM公司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参与骗取出口退税款160余万元,属于数额巨大,依法应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骗取税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一审法院考虑了两名上诉人系从犯,具有坦白情节,涉案税款已退赔等因素,对其减轻处罚,量刑系在法定幅度范围内,并无不当。

上诉人周某宏作为原审被告单位誉球机械厂、伟誉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536万余元,属于数额巨大,依法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一审法院考虑了原审被告单位及周某宏均有坦白情节,涉案的税款已实际退赔等因素,对周某宏从轻处罚,量刑并无不当。

据此,对四名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及相关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审被告单位WAM公司采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高报出口金额的方式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共计530余万元,数额特别巨大,上诉人张某志系该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参与骗取出口退税款530余万元;被告人张某、魏某雅作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参与骗取出口退税款共计160余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骗取出口退税罪。原审被告单位伟誉公司、誉球机械厂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上诉人周某宏系上述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涉及虚开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原审法院根据三家原审被告单位及四名上诉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对原审被告单位及各名上诉人所作刑罚,定性准确,量刑适当,且审判程序合法。二审检察机关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出庭意见依法有据,应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顾苹洲

                审 判 员  巩一鸣

                代理审判员  高丹丹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平妍哲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扒开税雾》以往推送的有关手电筒出口骗税的文章:

1.上海侦破一起利用手电筒出口“配票高报”方式骗取出口退税大案

2.无独有偶   江湖再现手电筒出口骗税案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