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沿河街:它曾是天门最繁华的老街,如今却寂寞如斯.....

楼主:天门生活范 时间:2019-10-10 16:37:07





在天门,有一条老街:沿河街,老街坊多称河街。



在河街大大小小的巷子里,这里浓厚的市井生活气息总会拉着思绪走进童年的梦里。总以为可以寻梦,寻回童年的感觉,却又恍然隔世,早已物是人非,老房子虽然存在,但是当初河街繁华的景象不再。



然而我童年经历的河街,和爷爷一辈的童年河街又不一样。小时候,听爷爷讲过,天门沿河街沿天门义河而建(东至小巷,西至龙潭湾),早期主要以水路为主,船只往来,河畔吊楼林立、商贾云集、商铺热闹,具有“小汉口”之称。



向来喜欢老旧复古的建筑,爷爷说过,我一直想去河街看看,每每与同龄的朋友说起,很少有人知道河街。很多时候,我们在胜利二路逛了无数次,却不知道天门竟然还有一条隐藏在闹市中的街道。



从孝子里上来,走过热闹拥挤的雁叫街,雁叫街曾经也热闹非凡,五金杂货小商品琳琅满目。如今街道边的小商品店,很多家关门了。



雁叫街向北走,来到官路渡口,穿过官路渡口青石板路,石板路两边的新房子替代了老房屋,只有发青的青石板路,还记录着,这里曾经来来往往坐渡船的情景。



穿过官路渡口巷,映入眼帘的就是官路渡口。渡口的牌子翻新过,经过岁月的风雨洗刷,只可以看见隐隐约约的几个字:官路渡口欢迎您。


摆渡人正在忙活,尽管乘客只有1人,依旧是上船就过河。



摆渡的老人,看上去精神的很,去的那天天气很热,老人光着膀子,我们上船,老人话不多。过河一元,我问了时间,早上6点就开始过河,到晚上8点左右回家。


走的时候,老人正努力的将船靠岸,大概这长久以来的坚持,也正是一种匠心。见证了河街的繁华、衰败,这份坚守,是一个老人的坚守,更是一个时代最后的坚守。



从轮渡上来,向北边走,是错综的胡同小巷,巷子边新房子居多,偶尔一两处的老房子,也是门庭紧闭,早已人去楼空。



”理发在此“几个大字写在电线杆上,早已荒废的理发椅锈迹斑斑。



这间百年老宅,如今木门紧闭,残败不堪。记得曾经这里住着一位风趣幽默的婆婆,生性泼辣,一个人带着儿女长大。



偶遇一位老爷爷在自己搭建的木台上晒南瓜籽,木架子搭建的棚子,爬满了葡萄树,阳光透过缝隙,落在老人身边。时光在这里是温柔的,不打扰老人的晚年时光。




熊家巷口的岗公所,一位精神烁熠老人正在看书,看见我们在拍摄,老人并没有如一般人那样好奇,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继续看书。没有上前去询问,唯恐惊扰了这份安详。



老街上随处可见的公告牌,都证明曾经这里的繁盛以及热闹。



每走一个巷子口,心中隐约期待着能看见小孩子三五成群打打闹闹,在家门口踢房子、捉迷藏,大人正忙着做饭,老房子炊烟袅袅,邻居正在水井边压制西瓜皮,隔壁的爷爷穿着裤衩白背心,手里忙活着,编制竹篮。这样的场景,已经记不起是哪年的哪一天,像是很漫长又很短暂的岁月,早已经回不去了。



河街的北边是各个小巷子,南街则是一排整齐的老房子。


沿河街后期修建的沿河旅店


鸿渐街码头的原搬运站


沿河街上的老房子


沿河南街并没有往里面走,因为里面早已沦陷“,不复当年。


尽管沿河街的酒楼、茶馆、皮影戏、豆腐坊、蓝印花布、油纸伞,早已时过境迁,消失匿迹,尽管这是时代发展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但是,我们是否在它还存在的时候,让它不那么难堪。


街巷如故,只是少了往日的热闹景象,有着迟暮老人的安详和历史感。


老城区的改造,彻底让老街成了历史。数百户老街人家,搬到了互相都不知道的地方。残败的老街房舍,长出了茂盛的草木。再看曾经熟悉的老街,就像玩的正开心的孩子,突然回身发现大人不在了,不禁惶然起来,心里空落落的。


去看一眼,记住它,记住它曾经的繁华与热闹。



雕刻着图案的门帘

窄窄的长长的过道两边

老房子依然升起了炊烟

刚刚下完了小雨的季节

爸妈又一起走过的老街

记不得哪年的哪一天

很漫长又很短暂的岁月

现在已经回不去

早已流逝的光阴


-END-

出品:天门通

编辑:Y 阿甩

主编:Y 阿甩


◆ ◆ ◆  ◆ 

勾搭小编:tmenlove
商务合作请联系:13114333788

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内容~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