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蔡正良散文作品选(二)

楼主:华声传媒 时间:2018-09-19 13:57:54


蔡正良散文作品选(二)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西双版纳见闻录


美文大赛



      孩提时代,曾无数次听长辈们绘声绘色的讲述原始森林里古木成精,野兽出没的充满恐怖感的白话;教书生涯中,每每被《澜沧江边的蝴蝶会》一类课文里所描绘的神奇世界弄得云里雾里,诸如坝子、竹楼、棕榈树、傣族少多哩……陌生亦稀奇,缥缈而遥远。不曾想:这些似乎只能令人想入非非的故事和令人神往的地方竟能身临其境,历历在目,成为了现实。


历险“214

    甲申岁中秋节,我们从保山乘车出发,把临沧作为中转站,在此住了一宿,第二天便开始了向西双版纳艰难而辛苦的长途跋涉。

    214国道名不副实,思茅路段坑坑洼洼。因山体滑坡,有的路段被泥石流堵塞了路面,有的路段被大水冲垮了路基,汽车只能蜗行。至澜沧江沿江路段,从对面而来的一辆的士陷在河床路中。我们的司机说,那司机不熟路况。接着他满有信心的说,不象我们经常跑这条路。他边说边加大马力,不料话音未落,我们的车也陷进了河床里。马达吼叫着,车轮飞转着,而车越陷越深。轮子翻起河床里的石子打在车窗玻璃上,噼噼啪啪,令人担心会砸碎玻璃击在旅客身上。因车堵着,从山上冲下来的水。漫过了车门,司机无奈,只好请旅客全部下车,旅客无奈,只好脱掉鞋子打着赤脚涉水。年轻力壮的男乘客帮司机用力推车,但始终不能使后车轮驶出深坑。我拿出照相机将这些镜头一一定格了下来。这时对面又来了—辆中巴,司机让他帮忙用铁索拖车,但因铁索太细,几次均被拉断,而车就是纹丝不动。旅客中有人发起了牢骚:这样烂的路,不知他云南省的省长省委书记们知不知道?他妈的省交通厅干什么去了!有的人说要反映到交通部去。听到众多的埋怨,面对滚滚的澜沧江不舍昼夜地向南流去,而自己却因路毁而耽搁于斯,良多感慨油然而生,于是口占一诗。诗曰:

    滔滔澜沧向南流/我因车陷不能走/

    无可奈何问龙君/可否前方作等候/

    牢骚归牢骚,感慨归感慨,车长期陷在此,也不是办法。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正在大家想方设法之际,一辆大东风空货车驶来。司机求他拖车,大货车司机用钢缆顺利地将我们所乘的陷入泥坑中近两个小时之久的中巴车拖了现来。夹在车轮里的石子稀里哗啦乱击车窗玻璃,就好像是在放爆竹一样。是该庆祝一下,此次陷车虽险不惊!



探密原始森林

    进入西双版纳,眼前一片绿色,眼睛也好像格外有神,一点疲劳感也没有。弯弯的河流,无边的平地,酷似江南水乡,我甚至产生了回到了我的家乡洞庭湖平原的错觉。

    我们制定好了旅游路线,第一天去原始森林公园。在一群身着鲜艳民族服装的傣族少多哩和冒多哩的夹道欢迎中,我们进入了公园大门。

    据介绍原始森林公园占地16.6平方公里,是北回归线以南保存最完好的热带沟谷雨林。公园的三大特色是野生动物、民俗风倩、原始森林。

    首先观看驯兽表演:黑熊像人一样直立着,憨态可掬地跟游人示意并同游人照相。其他动物各有各的能耐,其表演水平绝不逊于正规马戏团。有趣的是湖塘边,一群白鹭,呆若木鸡,对游人不理不睬。好在山坡竹林里一大群各色孔雀从高处呼啸飞来,给如织的游人带来了不尽的欢笑声。

    走过铁索桥,来到爱伲寨。爱伲抢亲正在女声合唱和打击乐声中策划,一刹那,歌声乐器声嘎然而止,一群穿着漂亮民族服装的漂亮爱伲女,蜂拥而上,一个个挑上自己“喜爱”的男游客,出其不意往他脖子上套荷包。套上荷包者就要将姑娘“抢”回家中,在厅堂里拜堂成亲。“新郎”给“新娘”的见面礼是少不得的,多则百元少则五十。然后“新郎”抱着“新娘”入“洞房”……

    坐上电瓶车,不一会便到了原始森林,猴子们在树上跳跃,一双雪亮的眼睛左顾右盼。一条巨大蟒蛇,绕在树蔸子上,从它嘴里吐出长长的信子。那林子里古藤缠绕,有的从这个山上爬过沟谷长到那边山上去了,远看就像一条过道的龙蛇。古树杂生,修直挺拔,高耸入云,树林里不见天日,仅偶尔露出一束光柱,犹如探照灯般闪现。风嗖嗖的,温度比林子外面低很多,那感觉就像走进了空调房。



穿越野象谷

    野象谷位于景洪市北面的三岔河自然保护区,保护区由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基诺少数民族管理。这个民族原来是狩猎民族,个子矮小,通体黝黑,世代与山林打交道,与野兽共生死。我们从他们表演的栩栩如生的文艺节目中清楚地知道他们生存方式的原始,生活环境的艰苦。从过去靠吃野生动植物为生到如今走出大山,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的确确是完成了质的飞跃。你看:野猪自如的在草坪中吃草;大蜥蜴从容的在沟谷里爬行;猴子们大大咧咧把“手”伸向了游客,企求的表情分明是讨取游客的美味佳肴;那各色的、大小不一的蝴蝶,轻盈地在天空中翻飞,更有趣的是“吉祥鸟”竟朝你飞来,用啄来啄走你手中晃动的钞票,它们竟能“认钱不认人”,大小钞晃动,它要啄走大的,人民币与美元,它要啄走美元。

    穿越野象谷,我们选择了往观象台去,坐索道车。两人一个缆车,坐上四十来分钟。我们的前面是一对年轻情侣,开心地在缆车里亲热,光天化日之下竟不把后面的长者视为明目者,后面的长者权当眼瞎看不见罢了。耳旁山风呼呼,脚下一道山梁又一道山梁,一条河流又一条河流,眼前满目葱笼苍翠,头上—色蓝天白云……几多诗情画意,何其赏心悦目。“哎——野象谷——我——来——了。”这声音与山谷产生回音,此起彼伏,在野象谷上空回荡。

    走下缆车,吃了根竹筒饭,下山去,徒步完成真正意义的穿越野象谷。树上有旅社,这是奇观。房子一律建在小河旁大树上,这是专供游客以饱观野象眼福的理想之所,即安全舒适,又经济实惠。我们结伴而行,到处可见“野象出没”的警示牌,导游说要提高警惕,不要大声喧哗,以免遇上野象或其他野生动物,危及人身安全。我是特意看野象的,巴不得它出来哩!因此一直走在最前面,认真仔细观察,沿途野象没看见,倒看见了一条条野象路,那野象从森林里出来到河边喝人工投放食盐后溶解的盐水,这个庞然大物留下了密密麻麻的深深的圆圆的脚印。来到一棵大树下,我们停止了前进。导游说,这是棵象神树,野象和驯象师每年都要到这里用各自的方式祭祀象神树。这可能不足信。但科学的解释是象神树可以治象的搔痒,它在树上擦了,一年便全身不痒。因此有象生活的地方就有象神树,反之则没有。这倒是很有趣的自然现象。

    走出野象谷,随即我们便看到了捕捉到的野象。它比一般驯化了的象多些野性,要不,是不会用铁链子锁着一只脚和脖子的。它亮了一下相,马上被赶进圈子里。

    其他大象是早已缋化了的。它们能造各种型。如站立,后双腿跳跃,屈一只前腿向你行礼,蹲下让你爬上背去照相,照完相后蹲下让你下地。它们能前面的象带头走,后面的象用鼻子拉着前面的象的尾巴,如此接二连三单列绕场。还可以踢足球,人把足球丢过去,它会向球门用力射去。有一头象能走过独木侨,甚至能在独木桥中掉头。有一头象能跟人按摩,人仰躺在地毯上,用红布盖着躯体,它能用脚掀开盖着人的红布,从人与人之间走过,用一只脚去按摩男士的下身,用另一只脚去按摩女士的上身,十分到位,整个表演娴熟、轻巧、滑稽……



购物国际商贸城

    国际商贸城磨憨镇,是个边贸站,它就象个半岛,三面都被老挝包围着。我们是想到老挝—游,才到勐腊县来的,但出境证还是要返回景洪市去办,而我们已假期不够,便只好作罢。带着几许遗撼,决意到中老边境去看看。便从勐腊县城乘车到了磨憨镇,此镇离老挝最近的地方是800远。

    此刻—辆国际班车从此经过,我去向司机打听,他说从这里15元车钱到老挝的南塔省。明天下午2点返回。他问,你们几个人?我说两个人,他说上车吧。我问上车要什么手续,他说要出境证。我俩没有那东西便不能上车。继而向边防站询问了一些有关情况,我们便来到了国际商贸城。这里建了许多高档次的新楼房,一打听,二地二楼售价36.6万元。这里有很多湖南老乡在作生意:卖水果、卖服装、卖五金日用品……我们想买几件衣服作个纪念,便到了一家服装店。装着打听行情的生意人,便问:这种衣服你门这里买多少价?答日:十多块。我们试穿了一下,便问十几块?答曰:十九块。喊价不高,还—元钱的价,十八元。卖主不肯。我们说,哪里有一言堂的不还价的店子。对方自知失言,亦不料我们真的会买她的衣服,无话可说,十八元将一件一般卖价四十元左右的衣服卖给了我们。也许,我们占了她的一个小便宜,但说明一个问题:对任何顾客都要说真话,否则,就会失算。尤其是在边境,在国际商贸城,多与外国人打交道,这里有个国格问题是绝不可含糊的。

    不能去老挝,回程时景洪长城旅游公司一负责人说:我们组团去老挝三日游,每人600元,让你们将老挝四条大瀑布、古皇宫、首都万象看个够。其实到老挝只不过是领略一下异国风情,至于自然环境根本就不会比西双版纳美,而国民的生活水平就更不用说了。



作者简介





蔡正良,又名王家良,笔名师斌、琅,自号洞庭湖翁。湖南沅江市人。系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云南省保山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教育写作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华全国教育家协会会员,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1998年被评聘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先后获得全国杰出教育家,当代著作家,中国新诗百年十佳杰出诗人荣誉,及二十一世纪诗歌骑士荣誉奖章。先后从教湖南、云南、广州等省市,教高中22年,初中20年。笔耕不辍,著述颇丰。其中文学作品先后获县(区市)、市、省、国家级奖,并在省、国家出版社发表。主编出版地市级文学期刊计350万字;2005年结集出版了《在彩云之南——蔡正良作品选》,2015年5月由中国炎黄文化出版社出版了20万字的文学作品集《湖光清影》。



        华声传媒是一个原创平台,面向全国,放眼全球。坚持创作,热爱生活,励志人生,展露才情。讴歌美好事物,吟唱美好生活,谛造美好未来。《华声传媒》电子刊,兼顾纸刊,欢迎来稿。

投稿要求:

1、原创文学作品、评论不超过5000字。

2、原创现代诗歌1-6首,150行以内。古体诗10首以内。

3、来稿请附作者简介一份(100字以内)、个人生活照片一张。作品与个人简介请以word文档形式,编辑在同一个文档中(作品标题用宋体四号字体,正文用宋体五号字体,标题及正文内容靠左对齐编辑),图片请以附件形式发送。

4、来稿时请在主题栏注明“华声传媒投稿+姓名+作品题目”。不愿被修改请注明。

投稿邮箱:

1349731902@qq.com

czl8596@163.com

5、来稿14个工作日内未收到用稿通知的作者,可以自行处理稿件。请作者尊重自己及编辑工作,切忌一稿多投(即同时投多个平台),以免造成编辑工作繁重无效。所有稿件被录用的作者请加执行主编微信:8613922414497。发稿作者应积极转发分享阅读。

6、关于稿费:所有稿费来源于赞赏,作品有赞赏才有稿费。目前平台没有赞赏功能,待有了赞赏功能后,前一个月赞赏的60%作为稿酬发给作者,40%用于平台运作和文学活动以及计划结集出版纸刊(赞赏自愿,不愿被赞赏者可在邮件中提前告知)。不足十元不发放。

7、本刊对所有稿件有修改权、选编权、出版权、翻译权。其著作权归作者所有。除特别注明不愿被修改的,如有需要,本刊会根据作品内容进行删改。

郑重声明:投稿必须为作者原创作品,并且没有在其他微刊(公众平台)发表过,严禁抄袭、侵权,所有来稿文责自负,本微信公众平台概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


品读 | 创作 | 点评


(长按二维码关注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华声传媒

微信公众号:hshchm


主办:北京众诚百惠文化发展中心  众诚文教网

主编:诚如故(本名刘解军)

执行主编:碧霄鹤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