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广州白云皮具城那群假包贩子的自豪感你永远也不懂

市井财经 2018-09-13 15:25:07

关于中美贸易战要打响了的消息甚嚣尘上,而一个野生贸易前沿却在此时享受着难得的岁月静好。

文|小A

来源|Aha视频(ID:ahavideos)


一个负责终止所有虚假男女关系的批发市场


在广州市白云区解放北路上,有一个可以终止所有虚假男女关系的批发市场。


它的江湖称谓是广州白云皮具城。这座12层的大楼中,1—4层是小品牌的零售店,5—11层的货品更加精良,皮质与色泽都比楼下的好。


正是这5-11层,肩负着终止世间一切虚假男女关系的重任。



上上周,我舍友就因为一个来自这里的包,被女友分了手。


女友在Celine门店看上了一款包,她拍下照片记下货号,发给了我舍友。舍友早有准备,他把信息转给朋友圈里名字以A开头的“海外代购”,轻车熟路。


半个月后舍友拿着那款在门店卖脱销了的包去接出差归来的女友,女友十分感动。然而好景不长,二人的幸福时光终止在女友看到了舍友和微商的聊天记录。




“3万多的包你1200买的?!”女朋友立马收拾好行李走了。


舍友找我诉苦,告诉我女友自己也没看出来的这只豪华假包来自大名鼎鼎的广州白云皮具城。


嚯,不就是去年侯耀华买假包送女徒弟的地方么。


2017年12月,演员安娜金在微博晒出师傅侯耀华送给自己的香奈儿包,之后被网友曝光是侯耀华在广州白云皮具城购买的仿货。


侯耀华事后在微博上澄清自己和安娜金不是那种关系。白云皮具城成功摧毁了一段虚假关系,并因此被推上风口浪尖。


广州警方在事后成立“春雷行动”专治小组全力打击这里的“假冒伪劣”,但身经百战的老贩子们从未被这种虚假的男女关系击垮。


“你不觉得我们干了件好事?”一个在白云皮具城混迹多年的老包贩子开着玩笑问我。除了对用假包终止虚假男女关系抱着惩恶扬善的态度外,他显然对自己从事的职业充满自豪感。


关于广州白云皮具城的传说从不稀少,早在2012年,就有媒体报道白云皮具城在不断升级改造,要擦亮广州“皮具商都”招牌,揭掉“A货集散地”这一标签。


2015年年底,白云区打假办就加大了对白云皮具城周边涉假出租屋的打击力度,捣毁多个售假窝点,涉假出租屋被查封。


2016年,广州经侦大队对分散在广州不同区域的4个团伙统一展开收网行动,查获假冒皮革生产线两条和大量皮料。


显然,数次打击和整治效果都十分有限。



“我家东西的品质在这儿,你要觉得贵,你可以去别的低端店看看。”造假还让老奸巨猾的商人获得了鄙视链般的自豪感。


老板嘴里的低端店是什么?


一款正品的CHAIN LOUISE LV链条包网上标价一万多多,普通货只要七八百元就能拿下;而经过实物打后做出的“高端货”,在包贩子们手里的价格可以上千,限量版的更贵。


巩固了他们自豪感的是蜂拥而来的外国人和微商,这些人显然不愿意买真货,但也不愿去低端店看。


“精益求精”,白云皮具城的假包贩子

自豪感来自何处


这里的假包贩子们从未被真正击垮。是什么让造假这么猖狂?有人说,是“微商”和“代购”。


准确点说,是支撑微商业务的一条龙服务。



这里有以假乱真的包具。“带老外客户去过。东西不便宜,但找对门路仿真程度高的基本看不出,可能用放大镜能看出。海淘,代购好多在这里进货进保税再出来。”热心网友对自己的亲身经历直言不讳。


顶级货与正品,从手感、五金、排线上看,一般人很难分辨出真假。一款GUCCI爱心包,最顶级的货800元。专柜看后称公司规定,无法提供鉴别服务。鉴定机构也只是从提供发票的样式及内部序列号判断为假货。




在白云皮具城没有人在乎所谓的“山寨”、“假货”,唯一真实的东西是利益


还有微商销售包具后,需要提供的全套手续:


发票也是假的。为了证明自己确实属于海外代购,商贩们通常自行打印境外销售的单据、小票,并盖上自己刻制的假章。


甚至卖货、包装、物流、假海外单据等做海外代购和微商的“工具”,均可以在这里实现。


“我们提供一条龙服务。一楼有卖正品包装的,20块钱一个,还有卖境外购物单据的,3块钱一张,如果要想发假物流,就需要另外加几块钱。”


“假物流”是指,可以制作出一个能够查询到记录的海外物流,通过这个“假物流”,就能制造一个假象:消费者所购买的货物是从海外寄送过来的,并且有迹可查。


在假收据上,既有POS机的刷款记录,又有用英语写成的LV专柜的收据,如果没有海外购物经验的人,很难判断这些收据的真伪。


转账记录上,一位顾客在两个月时间内从这里拿到了一万多元的货。老板给这个顾客的价钱是800元,顾客转手在微商上做到3500元。


“可他们真派人驻外吗?我朋友圈的微商,每天发图都显示位置的啊!”我一位怀疑自己通过微商买了假包的塑料姐妹花说。


“其实就是发发朋友圈,如果想更真实,就找自己在国外的朋友,发几个在美国、日本的位置信息就行了。”


不是最坏的,但一定是最快的


这一系列造假手段,看起来都不难模仿,但真让白云皮具城立于不败之地的,是快。


正如江湖中人练拳耍枪追求一个“快”字,在假包行业,速度同样决定胜负。


论仿包的制作速度,没人能比白云皮具城的老板更快:LV周一出一个新款,周五白云这边就能做出仿货。


在白云皮具城,高仿LV最新款小鸡贝壳包,顶级货1380元,四天出货,还配有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银联单、商场小票和购物发票,发票显示这款包12800元,从香港置地广场购入。


“你发来什么图,我就能做出什么货”是厂家老板们最引以为傲的话。什么“GUCCI爱心包”、“LV链条包”,在厂家眼里统统只是图片,他们甚至不需要知道包的名字,照着图做就完了。


而那些注重品质的大老板,甚至直接派人去海外正品门店买真货回来打样。


“我们这里的新款通常都是中国人来购买,他们不在乎价格,进店之后往往都是一样一个,直接带走。”香榭丽舍大街上的LV店员不知道,这群出手阔绰的卖家不是为了炫富,而是为了回去打板。




“我花了几十万学经验。工厂刚开的时候亏了四十多万,买回真包拆一遍,开版,一个得几万。五金、皮料、面料、里布,分不同的厂里做,不然怎么能仿的一模一样?”这位千锤百炼的老板谈及过往的经历如数家珍。

 

“我家只做高仿LV老花的,永远不过时。时尚款就发给其他厂做。也让其他工厂加工,必须达到要求……”


这种不惜代价的“精益求精”,使大老板们拥有胜于普通小贩的自豪感,他们说,“我家东西的品质在这里,你觉得贵可以去别的低端店看看。”

前方有小蜜蜂在拉客人


如果说假包行业是个江湖,那“广州白云世界皮具贸易中心”则是这江湖之中的龙门客栈。


“那事出了之后楼里明显管的严了,但注意点就行,人总得吃饭吧。”假包贩子说,他嘴里的那件事,指的是侯耀华买假包事件。


自从去年的假包事件爆发后,即使在白天这些做“大生意”的房间也经常紧锁大门,门外也常常有人坐在凳子上放风。



想要进去店铺卖货,必须通过外面揽客的人带。


假如你想自己前往,外面放风的人会给你和侯家二少一样的答复——“里面没有卖包的”,并将你拒之门外。



那些揽客的人被称作拉客仔,他们也管自己叫“小蜜蜂”。


而除了拉活,他们还有更重要的职责——带你看高端货。因为所谓的“高端货”,甚至都不在这栋楼内。



而比皮具城广告更多的,正是这些拉客仔,他们主要负责带客人进店消费。


“买包么,LV、CUCCI,高中低档都有。”每个从皮具城门口路过的人都会被这种相似的开场白打过招呼。


“小蜜蜂”们互相认识,每个人都指定带看几家店,工资也是这些店一起发


尽管皮具城周边竖立着警示公告:“小心‘拉客仔’误导您到商场外购买假冒名牌箱包”,但顾客想要找到更好的货,还得跟着“拉客仔”走。


拉客仔大多来自潮汕,他们与外人唯一的区别是身上的挎包,这些挎包大都由店铺老板赠与。


“老板娘送的,批发价不到一百块,和我一起做“小蜜蜂”的同事,几乎都有类似的高仿LV。”



“拉客仔”带人进店后并不离开,全程陪伴购物。店里的售货员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无暇顾及店里新来的顾客。询价后,售货员在计算器上敲出价格,转头就去服务其他顾客了。

 

“零售和批发价格不同,用计算器展示价格是担心被不同类别的顾客听到。每卖出一个包包,我们可以拿到数十元的提成。”


这里的行规是,在门店里,如果买,就当场交钱拿货;如果不买,则不允许私自留售货员的联系方式。



外国顾客支撑着包贩子们的自豪感?


相比中国顾客的讨价还价,“拉客仔”们更愿意服务境外的客商。“他们不会多问,比价、看质量后很快就能成交”——这些来自国外的代购拿货后,再回各自国家加价销售。


俄罗斯和黑人朋友来此消费时,通常还要在翻译的带领下结账,完事用一个黑色的袋子把包包给背走。


“我另一个包是香奈儿”


难道到了2018,没有人会在买东西时询问真假?皮质、色泽、印刷工艺,一切之前看似牢固的指标在人工面前都脆若琉璃。


这位老板的客户来自世界各地,4个微信几乎全加满了客户。

 

“你看这个订好了让我发迪拜,外国人也从这儿代购回去卖。”虽然读书少,但店里来了外国顾客,她也能用英语交流。


而在网上,现代人的欲望更是一览无余:一面是大量网友各种深扒皮具城内幕的帖子,另一面是更多网友在下面留言求私信买家。


贩子们知道这里的东西什么来头,顾客知道这里的东西什么来头。


但这一切都没人在乎,一个资深买家告诉我,“你要相信,你买什么就是什么。”


“人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所以真相并不重要。”



昨天凌晨,我被《中国对美国128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新闻刷了屏。


财政部公布,“自2018年4月2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7类128项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在现行适用关税税率基础上加征关税。”


关于在这场贸易战要打起来了的消息如春雷骤雨。而位于广州白云区的这栋大楼内,一切关于假包的国际贸易都在按特有的方式有条不紊的持续着。


这场楼内贸易的参与者,有中国人,也有美国人,还有俄罗斯人。


这里的店家告诉我,“只要人类没有灭绝,人们对奢侈品的需求就永不消失,我的买卖就不会消失。”


我忽然开始明白广州白云区这群假包贩子的自豪感,同时,也恐惧了起来。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个人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


--全文完--

点击阅读原文或识别下图二维码,西湖龙井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