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你知道加格达奇的历史吗?让我来告诉你

楼主:加格达奇帮 时间:2018-09-13 12:43:45


  大兴安岭林区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早在原始社会旧石器晚期,我们的祖先就这里繁衍生息,黑龙江流域的肃慎人已和中原的周 朝建立过臣关系;北魏王朝的建立者鲜卑人,在这座历史上被称为“大鲜卑山”的地方生活了70多代;隋、唐、五代十国、宁、辽时,隶属室韦,室韦人是鄂伦春族祖者,公元16世纪末,满族兴起,此地隶属瑷珲副都统管辖,这里的务族人民会配合清朝官兵同沙俄入侵者进行了雅克萨战争;清迁康熙大帝曾御旨开辟嫩江到漠河的驿路,其间设驿站32处。光绪32年间,大兴安岭采金业崛起,年产黄金最高达10万两,古驿路由此命名为“黄金之路”。抗日战争时期,东北抗日联军转战兴安千里林海,保卫了祖国边疆的领土。




  大兴安岭地区首府加格达奇,经过30多年的开发建设,已从一个漫漫群山、莽莽丛林、鲜为人知的山中小镇,变成一个街道整齐、楼房林立、交通发达的林海新城。这是1964年大兴安岭林区会战以来创造的奇迹,是会战军民英勇拼搏的结果。当人们登山眺望、回首光顾时,自然会想起它的历史变迁和城镇会战。


一、加格达奇的由来

  加格达奇,位于大兴安岭东南坡、伊勒呼里山南麓的甘河岸北,这里原来是一片原始森林。清朝和日伪时期,历遭帝国主义侵略和掠夺。日本侵入中国后,为了防苏反苏和控制东北的抗联活动,曾在这里设过敌特机构(据伪满时在这一带活动的鄂伦春老人回忆的)。解放前这里没有居民,只有少数白俄隐居于此,时有鄂伦春猎民游猎,经常出入此地。


  加格达奇这地方,当时有两个称号。一个叫“大高崖子”,指现在东南屯靠河的地方。伪满时日本人组织采伐队,在甘河两岸掠夺木材,顺甘河流送木排。因为这里地势较高,前边有河,后面靠山,依山傍水,河弯水缓,便于叠坝,流送工人到这里停排,上岸休息,吃住在大高崖子,然后再顺流而下,将木排流送到嫩江等地。时间长了,大高崖子这名就叫出去了。


  伪满时期,这里曾住有几百名苏联人,是苏联十月革命胜利后跑来隐居的白俄。日本人利用他们防苏反苏,约有五、六十人,为日本特务机关服务。1945年祖国光复后,日本侵略者受命下山到嫩江投降苏联红军,白俄不久也走了,有些返回欧洲,有的迁往东南亚。据首批来这里的林业开发建设者肇殿金等人证实,在高崖上面破败残屋中有烘烤面包炉灶,东山根下有好多坟墓和花圈架等。


  另一个名叫“樟达气”,是鄂伦春语。这里狼多狍子多,鄂伦春人经常游猎于此,把这里称樟达气,意思是有樟子松的地方,系指加格达奇西北角那条小河的山坡上有片樟子松林。樟子松是珍贵树种,既好用又好看,称为“美人松”,是冬夏常青树,它主要生长在大兴安岭北坡,东南坡一带很少见到。唯独加格达奇河(后来命的名)上游有些樟子松,所以,樟达气这个名字就比较受人喜爱。后来人们根据谐音,进一步发展为“加格达气”,1964年会战时改为加格达奇。罗玉川同志指示,要在加格达奇周围栽些樟子松,使它名符其实。


二、加格达奇的初建

  1957年4月,奎勒河森林经营局,为了搞好森林保护,派肇殿金等12人骑马挎枪,携带给养,从大杨树起程跋涉3天,到达加格达奇,在大高崖子上面,看到白俄遗留的破屋残亘,废弃水井、炉灶等,他们以大高崖子做为宿营地,支起小帐篷,睡着狍皮被。住下后,一面备料建简易房舍,一面派营林员骑马登山巡护,开展了护林防火、保护森林资源工作。他们在大高崖子盖了两栋茅草房,这就是在加格达奇的也是林业上最早的建筑。


  1958年,牙克石林管局决定由奎勒河林业局筹建加格达奇。派出部分职工,开始筹建工作。因没有铁路,牙林线铁路通到甘河,距加格达奇96公里;没有公路,国家也没有安排开发这片林区的计划,牙克石林管局再三权衡,决定缓建加格达奇林业局。


  1960年春,根据牙林线铁路的工程进度和岭北林区的大规模开发,牙克石林管局又决定由奎勒河林业局继续筹建加格达奇林业局。由副局长蒋守义担任筹建处主任,于2月份抽调一部分人组成先遣队,来到加格达奇设点,接着大批招收工人,筹备建筑物资,很快组成了1000多人职工队伍。开始,在大高崖子建砖厂,盖简易房,后来,经过全面踏查,舍弃大高崖子,在北山脚下选定局址,按照城镇规划,实施场区建设,利用当地建材,肩挑人扛,战胜缺少水泥、玻璃、五金、钢材和运力不足等诸多困难,建起了一个大方块、四合院的砖房18栋,当年建起4000多平方米房舍。第二年又建筑了仓库、食堂、招待所、家属宿舍等,总共7600平方米,为奎勒河林业局的搬迁奠定了物质基础。

该局于1960年10月从大杨树搬来后,林业职工、家属和铁路五处筑路工人,共1万多人。为了加强政权建设,搞好治安管理,保证经济和社会发展,鄂伦春自治旗于1960年7月建立了加格达奇镇,随之,商、粮、银、邮和公安等部门相继建立起来,形成了一个小社会。


  1962年牙克石林管局根据国民经济调整“八字”方针,决定撤销多布库尔林业局建制,合并到奎勒河林业局,后改成加格达奇林业局。同年7月,决定加格达奇林业局缓建,精简机构,下放人员,全局只留200人。这时铁路也缓建,大批人员下撤,只留很少一部分人修路。


  三年困难时期,粮食不足,副食缺乏,生活困难。当地政府和林业局发动职工家属开荒种地,建起了农场和家属生产队,生产粮食蔬菜,度过了难关,迎来了新的转机。


三、加格达奇的作用

  加格达奇由于它有很好的天然优势,地理条件得天独厚,在开发建设大兴安岭林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一,它是落脚点。加格达奇是大兴安岭北坡的门户,1964年牙林线铁路铺轨到这里,会战大军挺进林海,必须经过这个咽喉要道;同时这里又有接待会战大军的条件,有待机开发的林业局和镇政府,有早建好的万米房舍和社会服务设施;而且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正在翘首以待,早就盼望这一天的到来;这里是会战大军的转运站,会战指挥部的先头部队,在这里分别设了军队和地方接待站。大批人员乖坐工程车从牙林线进来,先在这里落脚,下车休息,听候分配。然后乖坐汽车向森林腹地进发,到各自的指定地点。会战区所需粮食物资和机械设备等,都先用火车运到这里,再装汽车从简易便道分别送到目的地。罗玉川同志深有体会的说:“他们那次开发(指1958年)是非常壮丽的,是奠基,不仅摸出了一些经验,而且为后来的开发踏出了一条道路,建立了落脚点。”


  第二,它是指挥中枢。按照会战方案,林区会战指挥部第一步设在加格达奇,第二步搬迁到塔河。出于各方因素,大兴安岭的指挥中枢一直设在加格达奇。三十年来,这里成为会战指挥部和特区、地区领导的指挥中心。在这里运筹帷幄,谋划出许多的重大决策。指挥部通过会议、文件、电台、电话等,指挥全区各地大小战役,部署全面开发建设任务。1965年是林区开发全面铺开的一年。林区开发建设,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必须贯彻工农结合、城乡结合、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相结合的方针,做到林业建设和地方建设同时并举。这一年,除铁道兵以修大铁为主体的会战外,林业上组织第一个战役,也是关键性战役,就是古源会战,集中力量建设松岭林业公司。这个战役是天随人愿、心想事成,只用五个月时间,就取得了初战大捷。古源会战的胜利,打开了进山的大门,打下了会战基础,打出了会战的经验和决心。


  第三,是经济政治文化中心。加格达奇,原属松岭林业公司。1968年,松岭迁至小杨气,成立加格达奇镇,由特区直接领导。1970年,经国务院批准,将镇改成区,属县级建制。从此,它象挺拔的苍松一样,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上茁壮成长。


  加格达奇,有中央直属大中型企业,有省直属企业,有新兴的林产工业和大型建筑业、国有地方工业、乡镇和街道企业;有健全的商业、贸易和各种服务行业;有大专院校、各种中等专业学校和省地重点中小学,有完整的文化、教育、科学技术、体育、卫生、医疗体系;铁路纵横,公路成网,交通方便,四通八达。卧都河大桥的建成,结束了我区“上不达省,下不畅县”的历史。会战初期规划的3万人口的小镇,现在已经发展到6个街道办事处、98个居民委,2个乡、9个村民委、47个村民小组,人口发展到近14万的城市。原来一排排的帐篷早已变成拔地而起的楼群;过去连片的都柿甸子变成了平坦宽阔的沥青马路;昔日缺电少水的现象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加格达奇党政军民齐备,工农商学俱全,经济发达,五业兴旺,有些产品不仅创省内名牌,还远销国内外。加格达奇是祖国北部的一座新兴城市,是黑龙江天鹅头上的一颗明珠,是大兴安岭林区经济、贸易、政治和文化中心。


  综上所述,加格达奇,奇就奇在它不到而立之年,就成长为健步前进的巨人,英勇顽强地屹立在祖国北疆的南大门。这是会战以来历届领导精心培育的结果,是全区军民和广大职工热情关怀的丰碑,它是大兴安岭新型林区中的一个缩影。


生活在加格达奇的人都知道,这里有很多老地名从很早以前一直沿用至今。那么这些老地名究竟是因何而来?


二百一

“二百一”,三个简单的阿拉伯数字,却经常被加格达奇人用来形容一个地名。原来当年阿里河在这个地方建了个林业局,林业局距阿里河镇有210公里,所以人们就习惯性地把这里称为“二百一”。

当年的桥西小分队,桥西菜刀队斧头帮啥的。大家懂得呵呵。


三家村

这个地名恐怕只有老加格达奇人才知道。具体地址是在现在的加区环卫处附近。叫三家村是因为以前这个地方只住了三户人家,所以得此名字。

大桥洞子往北,火车道下面。


二综合

是加格达奇以前一个综合商店的名字,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地点的代称。20世纪六七十年代,加格达奇一共有7个综合商店。这些商店都是国营的,当时在综合商店上班是很好的职业。综合商店也经常被人们用来形容地点。

还有个叫七综合的地方,就是在原加区七校往北上面的路口附近,那时候是桥西最热闹的地方。


东山坞 馒头山

这两个地名是以地形命名。东山坞在东山附近,因为这个地方的地形远看像在东山下面撑了一把伞,犹如坞的形状,故得此名。馒头山是一座山的名字,因为山的形状貌似馒头,所以人们起了这个名字。


东道口 西道口

东道口是城东面的一个铁路道口,原来的老加格达奇由此往东走,就出了城区。西道口是城西面的一个铁路道口,也是老加格达奇最西面的标志。

东道口,加区司机朋友头疼的问题,每到早上九点至十点的时间都是火车入库近库的时间,所以往往一堵就是半个小时。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会解决了,现在在旁边在施工下穿路口呢,以后在也不会有道口堵车的情况拉。


东 四

是东面第四条街的简称。原来的加格达奇人口少,只有纵横几条街、几条路,人们只用一二三四就能数得过来,东四由此而生。

【东山坞:一代铁路人的记忆】

从1976年到1979年间,由加格达奇铁路分局投资,列车段、机务段、车辆段、工务段等单位在东山脚下盖起的一片自建供住的砖瓦平房。那时的东山坞,在加区的最东面,不仅交通条件差,就连居民区适龄儿童上学也成了问题。而后居民区内建起了铁路第二小学和加区第十一粮店,满足了人民的生活基本需要,随后幸福商店、东湖公园的出现,极大地丰富了居民的业余生活。

80年代初,家住东山坞的居民最希望拥有的莫过于一辆自行车。那时的道路坎坷不平、弯曲狭窄,平时通行就很困难,一到雨天就更加难行,拖拉机经常陷入泥坑而动弹不得,步行的人可谓寸步难行。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就是当时住在东山坞人们生活的写照。而如今,东山坞的土路早已不复存在,将弯弯曲曲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笔直平坦的水泥路,道路两边栽植了各种各样的树木,安装了路灯,彻底改变了旧面貌,也为群众生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过去的东山坞,捂暖了老一代铁路人的回忆,现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东山坞还将延续更多居民的温馨故事。

【二综合 :一个时代的印记】

提起“二综合”,加格达奇的老市民都知道,那曾经是一个综合商店的名字,这个商店为当时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方便。而如今的加格达奇仍然沿用“二综合”这个名字,甚至公交车的站牌上都标有“二综合”这一站。


20世纪60年代,加格达奇人民的生活水平可以用设施简陋、物资匮乏来形容。商店里除了凭票供给的货品,可以自由买卖的生活物品并不多。除粮油能保证供应外,其他生活物品诸如蔬菜等则依赖单位和自己谋划。冬天和春天的蔬菜主要是秋末冬初窖里存储的大白菜、土豆、萝卜、大头菜,腌制的酸菜、咸菜等,其他时节则去外地采购、捎带,或自己种植。


那个年代,从领导阶层到普通职工工资收入都不高,生活都不算富裕,所以绝大多数职工和家庭都在业余时间开荒种菜、养猪养鸡、上山砍树拉木材、去外地捎买蔬菜和其他生活物品,以解决生活之需。有很多人为解决家具的问题,还学会了木工手艺,自做家具。当时,很多人都利用出差机会往加格达奇捎东西。铁路部门更是利用自身优势,不定期选派人员去外地购买各种副食、蔬菜、瓜果等以原价分配给职工。


在当时的二综合商店,偶尔也有菜卖,冬天能买到一捆冻菠菜就是很难得的事。要是全家人用一罐红烧猪肉罐头加大头菜做馅包顿饺子,那可谓是一顿美餐了。那时家中来个客人,准备饭菜是件很犯难的亊。即使再好的亲戚朋友来,也很难做出丰盛的饭菜,菜肴中有盘油炸花生米就算很不错的了。

改革开放后,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物资的丰富,综合商店逐渐淡出历史舞台。现在,只有“二综合”这些带有时代印记的名字会提醒人们,曾经的山城人是生活在怎样的年代里。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加格达奇全景)



加格达奇最早的商场——百货大楼


加格达奇火车站





军分区司令部



老农委



这个楼还健在,劳动局。也有几十年历史的老楼了。




前进市场,这个应该是所有60,70,80后的记忆。90后你永远不会记得。现在的二段,三段,东四,都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地名记忆。



东湖公园。原来还可以划船什么的。现在翻新了,比原来好看多了。



文化宫。最大的记忆就是小时候看过审判大会。你们看过么?现艺术剧院。



育才中学



朝阳市场,这个消失的还算晚点。现在已经拓展成进城的公路了。



兴安大街



卫东街道办事处






老管局




菜库早市




这张的年头更老。看看能不能找到你家的位置。




这个这个。。。。。更老。










是一种鼓励 | 分享传递友谊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