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第六章(2):杀局成金扬做阵眼 困境生杨正清门户

楼主:百年连载中 时间:2018-09-14 16:19:27

金扬走的很快,不一会就出了国舅府侧门,绷着脸一言不发的上了他那辆豪华马车,放下门帘,这才对驾车的小太监说:“走!回宫儿去!”

小太监赶着马车还没走几步,突然听到身后的马车里骂了一声:“不识好歹!”然后竟然传出了阵阵抽泣声。金扬强忍着满肚子的委屈,一路硬憋着从国舅府里走出来,上了马车终于忍不住,竟然哭了起来。他一边拿着丝帕擦泪,一边想忍住眼泪,可是一想到常国舅那句话他就气,越气越想哭,想哭又忍不住抽泣。

赶马车的小太监知道此时金太总管的心情不好,更加小心的驾着马车,生怕颠簸的重了惹大总管发火。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走了半路,马车里的抽泣声才渐渐小了,突然车厢里传来了金扬的吩咐,说:“掉头,去宰相李府!”

小太监一听,赶快勒住马,跳下马车,牵着马的缰绳原地转了半圈,掉过头来,这才驾车往宰相府去。

宰相府离国舅府隔了两条街,都在离皇城不远的地方,是整个京城最好的地段儿。两府直线距离并不远,但互相走动的话要绕好大一圈路。宰相府并没有国舅府那么气派豪华,门脸也小了许多,虽然庭院也比较大,但除了正厅只有几间简单的厢房,后院是书房卧室,前后只有两进半。整个府上既无花草鱼虫,更没假山流水。李霖是一个生活非常简单的人,当初他挑这个地方做为相府,只是因为离皇城近,进宫上朝和处理公务会方便一些。所以他的府里从来不做多余的摆设,因为那样会让他分神无法专心工作,府里除了夫少公子家人以外,就只有十来个仆人丫鬟。

金扬的马车绕了一圈路转到宰相府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快到中午了,此时仍然是没有太阳,天还是阴沉沉的,风吹的刺骨的冷。停下马车,赶马车的小太监依旧递上门帖,宰相府门房里的家仆两个指头捏着名帖,不耐烦的说:“我们家相爷身体抱恙,不能见客,礼物也不能收。”

那个小太监也有些尴尬,但还是拿出一锭银子勉强奉上,他听说李霖是个十分清廉的人,估计家仆也不会收这个银子吧,怕是要被扔回脸上了。

没想到那个家仆犹豫了一下,竟然把银子收了,然后又翻开了名帖看了一下,说:“宫里来的人是吧?是不是皇上有什么口谕?我帮你进去说一声,但我们家相爷这身体不好都几个月了,来看的人不少,但相爷谁也没见过,若是我去问了还不见你,我也没办法了啊。”

小太监连忙说:“那是,那是,应该的,应该的。”

家仆说:“那你稍候一下吧,外面冷可以请你家大人来门房里烤火。”

小太监又说:“不用了,麻烦您进去通传一声。”

家仆这才说:“等着啊!”两手捧着名帖就进了院子。

小太监又跑回马车,和金扬说了一声,金扬不冷不淡的应了一声,其实他来拜访宰相李霖,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的。相党的那些穷酸书生,平时个个心气甚高,对宫里的太监们一向都用鼻孔对着。若是惹的这些书生不高兴了,还要扯几句文绉绉的骂人话对太监们指桑骂槐一番。读书人都以结交太监为耻,李霖既是相党领袖,又是极不讲情面的老顽固一个,虽然金扬是号称大总管的司礼太监,但在人家一品宰相眼里这算个屁啊。听说李霖休病假这几个月,朝里的大臣和门生们来看望都一概不见,若是一会相府的家仆把名帖从门洞里扔回来,金扬也只有灰溜溜的回去。

金扬在车里等了不一会儿,突然听到相府大门“滋啦啦”的开了,马车外的小太监急声说:“公公,相爷亲自出来迎您来啦!”

金扬吓了一跳,赶忙三两下从车里爬出来,一把跳下车。只见大夏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李霖,穿着一身便服长衫,包着灰布披风快步从相府里迎了出来。小太监赶快把大氅给金扬披上,转眼间李霖已经到了眼前,一把握住金扬的手说:“哎呀!这大冷天的还劳烦公公跑到寒舍,辛苦辛苦。若是陛下和太后有什么指示,便叫李霖进宫就是了,怎敢要公公挨冻受累。”

金扬有些尴尬的说:“回相爷,今日前来叨扰,并不是陛下和太后的意思,只是咱自己想和相爷说几句话儿?”

没想到李霖一点也不介意,反而哈哈大笑道:“甚好!甚好!这些日子我闷在家里养病,实在是无聊的人,巴不得有人过来说说话,来来来!我们进府里说。外面天气实在寒冷的很。”

说着便牵着金扬的手,一路进了相府,直接来到了书房。李霖的书房特别宽大,四面墙上的书架上都摆满了书,书房四周摆了五六张案几,上面堆满了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卷宗、文件、奏章、书籍和书信,每一个案几上都有一套文房四宝,研好了墨,蘸好了笔放在案几上。金扬进屋的时候,枢机书主事李霖最得意的门生冯奋刚刚收拾好一张案几,摆上茶具提着一壶刚烧开的水,在冲洗茶具。

金扬和李霖分主客坐下,冯奋奉上用小盏装好的刚泡上的绿茶,金扬哧溜着小喝了一小口,茶很淡也是很清香,喝下去略有回甘。金扬虽然是个没什么文化的太监,但自小进宫,在太后身边待候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好东西都不少见,品味自然也高一些。他放下小盏连声称赞道:“茶如其人,茶如其人啊。”

李霖呵呵笑道:“公公也懂茶道?”

金扬摆着手说:“哪里?咱怎么敢在相爷面前谈论风雅之事,只是平时待候太后的时候,聆听了一些教诲。”

李霖也吸了一小口茶,正色说:“请公公赐教。”

金扬说:“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此茶清淡无味,只有喝下之后才有少许回甘,唇齿之间略感或有或无的茶香,一口品下去仿佛身处云雾缭绕的山间,没有脂粉的俗气、金银的铜臭、酒肉的腻味,远离红尘的叨扰,真是好茶。”

李霖眼神里似乎有不信的神色,说:“哦?那公公可曾品出这是什么茶?”

金扬又端起小盏,喝了一口冯奋刚倒上的新茶水,这才说:“天下好茶出匀州,匀州好茶数俊峰,俊峰有一老茶树,神仙在此树下住。”

话一说完,连一边泡茶的冯奋都露出惊讶的眼神,李霖哈哈笑道:“公公高人啊,公公高人!此茶就是匀州的俊峰绿。”

金扬被李霖一通夸奖,仍然面不改色,说:“今天喝的应该还是春茶吧,春茶的口感比夏茶更好,只是感觉这茶放的有些久了,陈了些,茶味儿跑了不少。”

李霖连竖大拇指,说:“公公说的一点都不错,那俊峰绿的春茶一年也不过几斤,千金难买,我哪里喝的起哦,这是去年先皇赏赐给我的一罐贡茶,我这一直当宝贝留在家里没舍得喝,只用来招待贵客。”

金扬非常感动的说道:“原来是先皇赏赐,多谢相爷看的起咱了。”

李霖连说:“应该的,应该的,只是不知道公公顶着这大风天来府上,有什么事么?”

金扬赶忙放下茶盏说:“咱之前受太后委托帮着打听些宫外的消息,后来皇上特意交待了要多关注屏州、匀州、槐州三地的事情,还要咱多打听些林家军的事儿,所以我在外面跑了几个月,才从屏州回来。”

李霖连说:“哦?我最近都在家里养病,朝中的事情知道的不多,屏州最近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金扬说:“大事倒没有,屏州现在乱成了一锅粥,官府、豪强、林家军、绿臂军各方势力搅在一起,谁也理不出来个头绪。不过最近倒是出了一件事情,就是林将军的小儿子林顷刚解了屏州津扬县的围,杀败了十万绿臂乱匪。”

李霖面不改色的说:“哦?可是那个击杀妖道王琐的少年天才?我最近总是听人说起他,听说这个小娃娃武艺高绝,天下无双。”

金扬说:“不错,林家小儿的功夫确实了得,但这次出了一件怪事儿。之前林顷遇到绿臂乱匪都是就地屠戮,连投降的也都要砍头,此次却破天荒的抓了两千多俘虏回去。”

李霖故做糊涂的说:“哦,这战场情况都是瞬息万变的,所谓将能而君不御者胜,将领随机应变,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金扬说:“现在屏州各地都在传,这两千绿臂军就是林家军的人,林将军故意让他们围了津扬县,然后再向津扬县令和大户敲诈粮食。”

李霖听了惊问道:“难道这个传言是真的?”

金扬冷笑一声说:“就算这两千绿臂军之前不是林家军的人,以后恐怕也要叫林家军了。”

李霖说:“请公公细说一番。”

金扬说:“相爷休假久了,不知道这其中的故事,自从皇上给了林禾将军招募私兵的权力,这如今都好几个月了,林将军也没招到什么兵。所以他就想抓一些绿臂乱匪的俘虏过来,培养成自已的私兵。”

李霖说:“招安之事历朝历代都有,如今做出来虽然有些不妥,但也不失大格。”

金扬说:“现在看是没什么不妥,可是再这么发展下去,咱估计林将军要搞出大乱子了。”

李霖说:“哦?愿听公公细说。”

金扬端起了茶盏小喝了一口,下定决心一般的全盘托出:“相爷,您是对屏州的局势不了解啊!现在林禾将军是急着扩大他的血翅军的规模,天天想招兵买马都想疯了,如今走了抓俘虏这么一条邪道,这兵来的这么容易,以后林禾将军肯定想着抓俘虏越多越好,全抓来给他当兵。可是相爷您想想啊,那林家军才多少人啊?连伙夫算一起不到六千人,绿臂乱匪可是几十万人啊。林禾将军处心积虑的想招兵,肯定不会只招几千人的,若是招的到了,凭他区区六千人马,怎么拘束这几十万乱匪。若是林家军的老兵和绿臂乱匪的新兵起了冲突,那还不生成了大乱子?”

李霖点头说:“公公说的在理,林禾现在人手和粮草都不够他养活这么一支庞大的军队,很容易生出乱子。”

金扬言词恳切的说:“我本来是先与常国舅说了这些事,林禾将军与他亲近一些,想让他提醒林禾将军一下,免得给皇上添乱,却不想常国舅不以为意。我想这朝中能左右这种局势的,也就只有相爷您了,所以才来叨扰相爷。”

李霖喝了口茶,斟酌了一下词句,这才说:“我现在身体不好,已经许久不问朝中之事了,这个事情我还是不方便插手。”

金扬有点急了,直接说:“相爷您不趁此机会参常国舅和林禾一本?皇上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龙颜大怒,屏州本来已经够乱了,林禾统领三州军政,不仅没能平乱,反而越搞越乱,皇上一生气说不定就罢林禾的官了。”

李霖呵呵笑道:“公公既然痛快的说了,那我也不相瞒,此事现在确实不适合告到陛下那里,不仅我不要去说,也请公公先不要和皇上说。陛下现在很喜欢林家父子,而且屏州此时还没有乱起来,公公去陛下面前说了,怕还要惹陛下不高兴。”

金扬为难道:“咱受皇上和太后委托,考察三州灾情,有据实上报的义务。”

李霖笑呵呵的说:“当然!当然!不会让公公难做的,公公仍然据实上报您的所见所闻,但对还未发生的事情,烦请公公不要多说。”

金扬直接说:“相爷,您如此看的起咱,您就直接告诉咱,要怎么说好了。”

李霖微笑着说:“公公在皇上面前,只说林顷勇猛无匹,单枪匹马破了十万匪军,解了津扬县百姓于水火之中,顺便提一下还抓了两千俘虏。对于以后林将军会不会再抓俘虏,用来扩充军队,这些没发生的事情就不要提了。万一林将军那边没有乱起来,公公还要担上一个内臣陷害外臣的恶名。”

金扬听了吓的一哆嗦,说:“相爷提醒的是。”

李霖再循循善诱的说:“等以后若是屏州的局势真的乱了起来,公公再去陛下面前说也来的及。”

金扬犹豫着说:“那时都已经乱了,我再去马后炮,只怕要惹皇上不高兴。”

李霖乐呵呵的说:“哎?公公想错啦,我不是让你去皇上面前说屏州要乱了,而是让你去和陛下说屏州为什么会乱?陛下如此看重林家父子,要粮给粮要权给权,不可谓不优厚吧?林家父子也没上皇上失望,自从进了关更是连战连捷,杀的乱匪抱头鼠窜。陛下和林家父子的配合相得益彰,君臣关系可谓是如鱼得水十分融洽啊,按理说弹指间那绿臂乱匪就该灰飞烟灭才对。可是为什么这都已经半年多了,绿臂乱匪被林家父子打败了那么多次,却仍然没有剿灭呢?不仅没有剿灭反而越来越大,乱匪越来越多呢?公公,你想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咱们的陛下对着那一大堆的绿匪作乱的奏章,是否会想过这个问题呢?”

金扬愣愣的看着宰相李霖,脱口而出问道:“那相爷觉得为什么绿臂乱匪会乱来越多?”

李霖慢慢喝了一口茶,这才看着金扬低声说:“拥匪自重,皇粮资盗!”

仿佛一道霹雳从天而降,把金扬吓的差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两项罪名足够把林家全家老小抓起来杀好几遍了,金扬强自镇定的喝了一口茶,感觉茶的味道没有那么淡了,反而有点苦。

李霖看出来金扬有些犹豫,便又笑呵呵的说:“公公不必担心,此事于公公没有任何风险。公公帮陛下体察民情,有风闻奏事的权利,也有事无巨细都要考虑到的义力。若是林家军没走到那一步,公公在陛下面前褒奖了他最爱的将领,算是锦上添花。若是真到了那一步,公公说这一番话能帮陛下解惑,是雪中送炭的好事,不管哪一方面公公都可以捞一份功劳,而且旁人都不会知道是公公与陛下说的这些事,最次可保无忧,全身而退。”

金扬思索了一番,说:“那相爷,咱到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这些相爷要教给咱。”

李霖哈哈笑着说:“公公莫急!现在局势还未明朗,这些也都是我的猜测,万事还要以陛下和国家的利益为重,万一要是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我自会再去找公公的。”

金扬眼睛亮了起来,说:“咱明白了,咱这就回宫去和陛下汇报屏州的情况,其他的都等相爷的消息,到时相爷要咱怎么说,咱就怎么说。”说完喝完了手中茶盏里的清茶,此时一泡已经见底,茶味已经有些淡了。

宰相李霖也不相留,笑着起身相送,一直送到大门外,看着金扬上了马车,这才回去,重新又紧闭相府大门,做出一副闭门谢客的样子。待到大门关上,李霖站在院子里吸着初冬冰冷的空气,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连呼:“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

冯奋跟在李霖身后,问道:“老师为何如此高兴?”

李霖说:“昨天接到屏州的线报,便觉得利用林禾的俘虏做文章是一个好机会,昨天规划了一天,万事都已经计划好,唯独缺了一道关键的药引子。那就是不管未来局势怎么走,陛下的立场非常关键,但陛下毕竟年少,对我也抱有成见,我和诸位大臣在他面前都说不上话。而这能左右陛下意见之人就是此事成败的关键药引子,我正苦求不得的时候,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你说是不是天助我也?”

冯奋说:“老师辛苦蛰伏了这么久,但每日都为天下事操碎了心,此乃天道酬勤也。”

李霖也不置可否,马上吩咐说:“你让肖廷出去一趟,屏州、量州、恩平关、寒州都要走到,各方面的人都要见一面,重新确认一下,要确保万无一失。”

肖廷是李霖的得意学生之一,冯奋恭敬记下了,说:“是!”

李霖想了一下,又说:“还有要嘱咐肖廷,有些话儿该对谁说就对谁说,不该对谁说的也千万不能说,若被人参透了其中玄机,要多许多节外生枝。”

冯奋说:“是!老师放心,肖廷做事一向高效有分寸,从来不给老师添乱。”

两个人说着又重新回到书房,刚一推开门,李霖就皱起了眉头,站在门口说:“把门窗都打开,散一散这腥臊之气,我先回卧房了。”

刚要回头,又说:“还有,把那套茶具也扔了。”

冯奋犹豫了一下,说:“那套茶具可是很珍贵。”

李霖生气的说:“被那阉人用过的东西,我看一眼都觉得脏,若不是为了大局考虑,我怎么会让他这种腥燥的货色登堂入室进我的家门?书房可是拜圣贤的地方。”

冯奋应道:“是,学生这就去办。”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