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金价格社区

他小学毕业,打造出千亿帝国却要交给“外姓人”,还被董明珠视为“最强的敌人”!

楼主:IT时代网 时间:2020-01-22 18:52:58

作者  |  悠悠

来源  |  创业中国(cychina520)

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里,越来越多的富豪们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慈善事业中去。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胡润慈善榜》显示,共有100名中国大陆最慷慨的慈善家上榜,总捐赠额比去年上升33%,达到218亿元。

其中,60岁的许家印和66岁的卢志强各以34.2亿和10亿捐赠额位列二三名,而“神秘”又低调的美的创始人何享健则以74.6亿的捐赠额夺得中国“首善”之称,他也因此成为了历年来第4位单笔捐赠过10亿美元的慈善家。

何享健不常抛头露面,即使每年都被董明珠“骂”,还被董明珠视为“最强的敌人”,但他却从不出面回应。还常常以“自己普通话不太好”的理由拒绝媒体的采访,可爱却又显城府。

纵观美的和何享健的这些年,犹如十四字箴言:“持谦谨者成大器,怀天下者立远功。”从创业之初到退居二线,何享健始终保持着:谦虚谨慎、心怀天下的态度,就如50年前,那个朝气蓬勃却四平八稳的青年一般。

01

背着“棺材”上路的创业者

1942年出生的何享健是广东顺德人,小学毕业,进过工厂,典型的农民出身,后来进了北滘[jiào]镇的街道处当了干部。1968年以后,社会秩序逐渐恢复正轨,生产也逐渐有了起色,作为干部之一的何享健首要任务就是要负责解决群众的就业问题。

不巧的是,之前的北滘镇一直以传统的农业经济发展为主,而且镇上并没有什么大企业能够“消化”掉所有村民的就业问题。于是何享健起了“生产自救”的念头,带领着23位顺德北滘居民,筹集了5000元开始创业,冒着资本主义尾巴的风险创办了“北滘街道塑料生产组”。

即使当年国家引入了市场机制,经济改革已然开始。但生产组的建立依旧不完全符合中国市场机制,在后来的10年时间里,这家小作坊也就一直游离在集体经济与计划经济的夹缝中,艰难而又顽强的生存着。

为了能够撑起生产组的运转,何享健只能带着自家生产的塑料盖、小皮球、玻璃管,走南闯北,几乎快在绿皮火车上“安了家”。

好在持久的奔波没有白费力气,通过他的宣传与走访,塑料厂的订单慢慢增加了厚度,可以勉强支撑起员工的生活。在和厂商与客户的“斗争中”,他也逐渐走进了市场,形成了一定的敏锐度,为改革开放的到来做好了准备。

终于,狂风暴雨迎来了尾声,天空中划出了一道靓丽的彩虹,大江南北风调雨顺,普天大地唱起了《春天的故事》: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

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

奇迹般聚起座座金山

......

带有开放基因的顺德人民,从土地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勇敢的踏出了改革开发的第一步。

搞什么产品呢?当时顺德大批居住港澳地区的居民返乡时,最爱带的礼品就是电风扇等家用电器,顺德人民敏锐的发现了这个商机,而在北滘镇一处的何享健同样也看准了这块“肥肉”。

02

从电风扇到空调

1981年,何享健将小作坊更名为“顺德县美的风扇厂”,而这个时候的小作坊通过13年的努力已经小有名气,员工增至150人,工厂生产内容也从最初的五金制品扩大到了汽车配件领域。

相比少技术、缺设备、没工业基础的顺德其他小厂而言,此时的美的已经有了自主生产的能力,同样也有生产能力的还有当时在顺德开厂的“格兰仕”,全县大厂、小厂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热闹景象,金钱的味道扑面而来....

同年3月,配件厂通过招标的方式,征集了美的、明珠、彩虹、雪莲等数个商标进行筛选,何享健最终拍板定下了“美的”。

80年代,改革开放大潮持续推进,中国家用电器迅速发展,经历了从无到有的阶段,电风扇成为了“家电消费的六大件”之一,并流行于每家每户。

美的抓住了这个风口,在顺德这片开放的土地上,研发出了“明珠”牌电风扇,而后又推出了全塑风扇系列,一举奠定了在市场上的领导地位。

到了1988年,“美的”已经走进了大众视野,走入了千家万户。是年,美的电器公司实现产值1.2亿元,成为顺德县十家超亿元企业之一,其中出口创汇达810万美元。

伴随着产权意识的苏醒,计划体制中的第一代中国企业家成长了起来,开始了资本人格上的独立。乡镇小厂办成了大企业、中国劳务人民从田野走向了大马路、民营企业遍地开花。美的继续稳扎稳打着前行,并且进军空调行业,扩大产能、更新产品、实现空调机的大批量出口。

1992年,顺德县的企业层出不穷,家电产品更是“横扫千军如卷席”般的入侵到全国各地,外界一再感叹顺德人民的“可怕”。这一年,又是一个春天,邓小平异乎寻常的南方视察旋风在经济上形成了强烈的号召力。

何享健又一次从中嗅到了巨大的商机,毅然推动美的进行股份制改造,并且积极吸纳人才。方洪波也在这一年加入了美的集团,从基层员工开始一步步历练。1993年,美的集团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由乡镇企业改组而成的上市公司。

03

管理整治,注入新鲜血液

上市以后,美的迅速壮大起来,主营业务从1992年的4.87亿元猛增至1996年的25亿元,成为国内最大的家电企业之一,何享健骄傲的带着美的一步步靠近“500强的梦想”。

一切看似顺利,但飞速成长的美的还是得了“大企业病”,再加上外部亚洲金融风暴的“摧残”,全国工业库存产品总值超过了3万亿元,出现了“结构性过剩”现象,95%的工业品供大于求,各国各企业价格敏感性增强。美的的销售额出现了大幅下跌,经营性利润仅仅来自一些投资收益,企业的发展到了“瓶颈期”。

内部高度集权的管理方式慢慢显露出效率低、无激情、流程过多、反应慢等缺点,何享健一咬牙,决定改制,开始实施以产品为中心的事业部制改革,而这个制度早已在日本松下电器公司实施了多年,算是一个很值得借鉴也很容易改良的管理办法。

此后,美的公司由“生产型企业”转变为“市场型企业”,实行产供销一体化。“集权有道,分权有序,授权有章,用权有度”成为何享健新的管理词条。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管理制度改革的细节所在,何享健在原来日式的管理模式上进行了“本土化”改造,他将美的划分成5个事业部:空调、风扇、厨具、电机、压缩机事业部。

各事业部以利润为中心,其中的下属工厂则以成本为中心,不再需要层层相扣,总部可以在该环节中顺利“脱身”,从新高度进行决策。

一石二鸟,职业经理人们也在这样的经营体系中,逐步脱颖而出。而这时,方洪波已成为企业业务骨干,并担任了美的空调事业部内销总经理。他不仅在金融危机中大显身手,在人才招募中也十分积极,招到了大量中国最优秀的渠道商,带领企业进一步向更专业、更明确的方向前进。

▲方洪波

04

一路高歌猛进,繁荣现象是真是假?

21世纪初,全球迎来了新世纪。整个世界都在重新想象中国,整个白色家电行业也在重新想象美的。2001年,何享健担任了美的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及总经理,开启了美的跨越式的发展。

上任一年后,顺德政府敢为人先退出了“美的”,通过管理层收购方式(MBO),将美的全权交还给经营者,何享健和经理层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企业的所有者。

主权回到美的手中,何享健带领团队加快了步伐,建立起了现代企业制度,积极发展大小家电产业群、树立品牌形象、优化区域管理,经营制度。

2004年,美的武汉工业园基地正式建成投产,收购合肥荣事达;建立重庆生产基地,收购广州华凌集团。

2005年,设立苏州生产基地,收购春花吸尘器;

2007年,美的越南小家电生产基地建成投产;

2008年,设立荆州生产基地,收购无锡小天鹅,并于日本东芝深入合作。

之后还相继在白俄罗斯、埃及、巴西、阿根廷等地设立生产基地,一举打入国际市场。还通过收购云南客车企业、湖南三湘客车进军汽车领域,布局电力、高速公路、锅炉等十多个行业。

美的一路高歌猛进,又搞收购,又建基地,猛劲堪比当年零售界的龙头老大“两面针”。

不过好在何享健在收购的同时明确企业生产方向与目标,没有过度追求多远化发展,而是坚持将家电做到底,国内触碰到了天花板,就往国外移,这才避免了企业可能舍本逐末的结果。

确实,在竞争最激烈的这40年间,何享健能在中国家电行业中越战越勇,以其独到的国际视野和战略智慧,带领美的向世界500强、向全球白电五强发出强有力的冲刺,可谓企业家中真正的“野兽派”。

与之风格截然不同的董明珠,每每提起这头“巨兽”时,也是百感交集。在得知何享健选择接班人的决定之后,她再次感受出了这个男人做事的“狠劲儿”,也难怪董明珠称何享健为“最强的敌人”。

多年来,美的与格力为了争夺市场,打的“头破血留”。好在两方一个国企一个私企;一个在试探多元化的道路上越走越顺畅,一个在空调领域上越做越专注,即使以后两家仍然“势均力敌”,但作为民族品牌,不论谁走在了最后,我们都会为之骄傲。

04

结语

2012年8月25日,70岁的老何终于“退役”了,多次登上财富榜、慈善榜的他,依旧不太爱走到镜头前面,低调又深沉。当他把手中的接力棒交到“外姓人”方洪波的手上时,这位已到古稀之年的老人家并不感到可惜,在他看来职业经理人会更专业,能带领美的走的更远,他也总结到:“很多企业的没落和家族式管理、传承制度脱不开关系。”

▲何享健

这句话对于在世的企业家而言很有分量,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纵观何享健的一生, 我们不难发现,在他眼里“公司利益高于一切”的态度从未改变,然而最近这位低调的老人却大笔套现,也已是不争的事实,这次又是为何呢?

—END—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